民国恶奴 (2)

150Clicks 2021-04-20 Author: 半野人
民国恶奴 第二章 诡异的夜

作者:半野人
2021/4/13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000

西厢楼 夜

几个下人围坐在一起,享受着下工后少有的闲暇。

“终于不必听那沈贵罗里吧嗦的啦。”牛二仰脖喝了一口酒,便将酒瓶递往旁边。董胖子乐呵呵地接过来,一边用袖口擦着瓶口一边说道:“可不是,若是可以真希望终日留在这西厢楼,清净!”说完美美地喝了一口酒,再递给下一个。

酒是王伯带过来的,也不知从哪里淘得。在宋家,因为老爷宋景城素不饮酒,管家沈贵投其所好严令下人不许饮酒,被发现的话扣工钱,杖责,哪个都逃不了。不过下人自有下人的办法,尤其是王伯,总是能够隔三差五变花样一样取出酒来。

这会儿五个下人忙完了西厢楼清扫的活计,也不急着离开,反正已经入夜,不如在这边喝上一口美酒,回去直接倒头便睡,也是惬意。

酒转了一圈到了王伯这里,六十岁的老人,看着硬朗,性子也爽朗,他也不擦瓶口上别人的口水,直接“咕嘟咕嘟”美美地闷上了一口,便打趣董胖子:“你想留在这西厢楼哪里是为了清净,分明就是想偷懒,哈哈”

众人跟着大笑,王伯见瓶还剩些酒,便冲飞扬问道:“小子,要不要尝尝?”

少年此刻坐在窗台,月光清冷,照在这个他稍显单薄的身上,孤冷桀骜。他并不回答王伯的话,反而问道:“那东厢楼怎从未见有人进出?”在西厢楼的窗子一眼看过去就是东厢楼,和西厢楼一般大小,模样也未有区别,但飞扬进来做工一年了,从未见有人进出过那里,平日里也不曾听有人提过关于东厢楼的事情,心下便觉古怪,此刻,东厢楼孤零零地落在清冷月光下,竟说不出的幽闭诡异。

飞扬此话一问,另外四人面面相觑,还是王伯最后发了话:“具体情况无人知晓,只知道突然某天沈贵说此楼邪性,禁止任何人出入,想来也有三年了。”

“原本三夫人和四夫人住在东厢楼,后来纷纷触怒老爷被赶出了府邸,但也有人说其实她们并没有被赶走,而是死在了里面,还说她们的鬼魂留在了那里,每到夜里便要出来巡荡,更有人还听过夜里从那里传出来的鬼叫!”一直没有开口的黄三眯着眼睛,面色惨白,说话时表情神神秘秘。

“多嘴!”王伯一声呵斥,黄三“呵呵”一乐便不再说话。王伯对飞扬说:“不管什么原因,既不让我们去,不去便罢了,更清闲。”他想了想,又对少年说道:“你和我们一样,是下人,便是奴,小姐对你再好那也是主子对下人的怜悯,小子你可千万别乱想,小心最后迷了心窍,吃亏的是你。”

飞扬表情冷漠,目光冷峻,喃喃自语:“所以,我便一辈子只能是下人了吗……”

************************************************************

宋景城回到家的时候夜已深沉,府邸安安静静,倒是沈贵一直守在门前等着。

“怎么还不睡?”

宋景城由车上下来,五十岁的年纪,西装儒雅,气度不凡,本就不高的沈贵在宋景城面前更显得矮小卑微。只是当宋景城靠近,沈贵才发现他的面上难掩疲惫,眉眼间的哀愁更是出现多日了。

“听说老爷去中央银行吴行长家里应酬。吴行长的脾气我是听说过的,逢席必饮酒且同席的宾客也必须同饮,想来老爷也躲不过,便准备了阳春面,往年老爷饮多了总是要吃碗阳春面才睡得着。”

宋景城轻笑:“还是贵叔懂我,我去书房,你端来吧。”

沈贵打发司机去睡觉,自己去了厨房,轻车熟路下了一碗阳春面,便小心端着来到宋景城的书房,敲敲门。

“进来吧。”

沈贵将阳春面放在桌上,便弯腰守在一旁准备随时服侍。

宋景城吃了一口面,眉头微微舒展:“许多年了,还是贵叔的阳春面最合口味。”顿了顿,问道,“都睡下了?”

“睡下了,大夫人身体不适,早早便睡下了。小姐的房里也息了灯,想来应该也睡下多时了。”面对宋景城沈贵不敢有一丝懈怠,恭恭敬敬,甚至有些战战兢兢,伺候了宋景城几十年,他太清楚眼前这个和颜悦色的男人远不是表面看着的模样,惹恼了他的,下场往往无比惨淡。

“贵叔跟了我多久了?”

沈贵没想到宋景城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又算了算,回道:“大概三十年了吧?”

沈贵记得并不清楚,没想到宋景城倒是记得很清楚:“二十八年了,那时我刚与枝梅订婚,遇上了大难,若不是贵叔只怕便死在逃亡的路上了,更不要说后来的产业,我的韵儿以及其他种种了。”

沈贵轻笑:“那是老爷命中注定富贵,便是没了我也必然会有李贵,王贵,何况,不过是一碗面。”

“如今夜这般的阳春面。”

沈贵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近一段时间宋景城的愁绪显而易见,常常把自己锁在书房,在外都听得到唉声叹气的声音,到底是什么样的厄难来临才能让叱咤上海滩的宋景城都束手无策,唉声叹气?他很好奇,但不敢问。

宋景城吃完了面,沈贵便要收拾好离开却被他叫住。

“还记得这块表吗?”宋景城从书架上拿下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块怀表,一看便有些年月了,但论古董或者多么精巧却还说不上,不过沈贵知道这块表对宋景城意义重大,当年宋景城遭仇人追杀,意外被自己收留一夜,彼时宋景城正是大好的年纪却被仇家一路追得狼狈不堪,沈贵虽不富裕,但瞧着这落了难的年轻人心下动了恻隐之心,不仅收留了一夜还煮了碗阳春面,沈贵还记得当时宋景城是一边流着泪一边吃完了面。第二天临走前他取出一块怀表,托付沈贵:“若是有位自称枝梅的小姐过来寻我,麻烦告诉她每月初十我在林河桥下第四个洞眼等她。她若有迟疑便把这怀表出示与她,她便信了。”

宋景城走后三日,先是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黑衣人,为首的那个面上挂着一道凛冽的刀疤,由眉心直接划到嘴角,切了半张脸,甚是可怖。这班人将这一代沿街铺面搜了个遍,还将沈贵等小商贩的店面摊位砸了个稀巴烂,最后骂骂咧咧地离去。

又过了三日一位清丽少女出现在这边,一路寻到了沈贵修建中的茶楼。

“先生,我叫枝梅,请问先生几日前可否见过一位公子,落了难,身容不甚整齐……”

沈贵从未见过眼前这样清理绝伦的佳人,一时竟看得呆了,直到发现对方羞红了脸这才反应过来:“见过,见过,他留了话,每个月初十他会在林河桥下第四个洞眼等你。哦,对了”他又从怀中寻出怀表交给少女,“这是他留下了信物,说你见了就信了。”

“是啦,当时就是靠着贵叔才让枝梅找到的我,要不也就没有后面的许多事了。”宋景城看着刻满历史痕迹的怀表,不禁感慨,“我宋景城有今日离不开枝梅和贵叔,可惜我没有照顾好枝梅,让她遭了车祸,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沈贵只能安慰道:“大夫人虽偶有小恙,但较之前几年已经健朗了许多,老爷不必担心。”

“枝梅是同我同患难一路助我拼回来的,虽是女儿身但比许多男人要硬朗坚韧许多,我只是感觉对不住她,但并不担心她,我担心的是韵儿……”说道这里宋景城急切转了话题,他把沈贵叫到身前,把怀表交给他:“留在贵叔身边吧。权当纪念。”

沈贵不明白宋景城为何突然要送一块怀表给自己,尤其这块表意义重大,刚想推辞宋景城已经摆手要他离开,沈贵不敢多问也不敢多留,弯着腰轻轻退出书房。

收拾好了一切沈贵来到二楼大夫人的房前,轻轻敲了敲门,并无应答,便慢慢推开门,走进去,再合上门,这才将弯曲了一日的腰板伸直,面上露出阴恻恻的笑容,直奔房内正在沉睡的大夫人走去。

月光照进略显空荡的房间,落在沈贵身上,将他原本矮墩的身材拉得修长而伟岸。

“枝梅,我来了。”沈贵轻轻唤着柳芸茹的字,就像平时宋景城对她的称呼一样,一双肉乎乎的手轻轻落在熟睡中的柳芸茹陈静如玉的面上,轻轻摩挲。

原来在早前熬制的汤药中沈贵偷偷放入了一些迷药,并不害人,但绝对会让服用者沉沉地睡上一觉。

柳芸茹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浑然未觉,这也壮大了沈贵的胆子,平日里他恪守下人的本身,便是柳芸茹的面也不敢多瞧一眼,然而眼下,他直勾勾地盯着柳芸茹,仿佛在此刻,自己已经拥有了这个睡美人。

对柳芸茹的执念打从沈贵第一次见到她便开始了。

沈贵本是个本分的人,日子过得清贫但也乐在其中,没有多大的志向,兵荒马乱的年月他只盼着娶个婆娘,生个娃,安安分分地过一生。

因为这样的性子平日里从不妄想什么,便是路上经过了人人惊叹的美女他也不大过问,左右不可能是自己的,何必自寻烦恼。然而那日见到柳芸茹后一直小心翼翼的心顿时慌了,那般美丽,那般清爽,在这到处充斥着罪恶的世道显得尤为惹眼,便是那一面柳芸茹便住进了沈贵的心里,终日难忘。

直到后来,复仇成功的宋景城亲自登门,柳芸茹一道跟来,他才发现自己日日夜夜深念的女人已经成了他人的妻子,虽然明知自己与柳芸茹这样的女人此生无缘但还是心下失落许久。

“贵叔,随我走吧,建了新家,需要个管家。”

宋景城此时自然没了早前的落魄,一身干净利索的打扮,神采奕奕,果真是个帅气的男子,配上柳芸茹真就是才子佳人。他感念沈贵于危机中帮助过自己,直截了当提出希望沈贵过来做自己的管家,沈贵本想推辞,但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若是去做了管家岂不是每天都可以见得到这天仙一样的女子了?虽然已做他人之妻,但每日能见上一面也是绝美的事情了。这样一想,便答应了宋景城。

一晃近三十年,沈贵小心翼翼地藏着对柳芸茹的爱慕,尽心尽力伺候着家里的主子们,而随着宋景城纳了二房,三房,四房,再加上产业越做越大,在整个上海滩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忙碌不暇,昔日的夫妻恩情渐渐有所疏远,而沈贵则是趁着这个空档积极与柳芸茹接触,每天说些话,见上一面,渐渐便被柳芸茹视作心腹,最终也拜托沈贵接连办了几件大事。

原来柳芸茹与宋景城共赴患难,结为夫妇,然而婚后多年柳芸茹都未得半点子嗣,宋景城嘴上不说心底却颇为介怀,这产业越来越大,若无子嗣以后岂不是便宜了旁人?终于,在婚后十五年后宋景城开始纳小,先是取了二姨太杨曼,杨曼很是争气,婚后第二年便诞下男婴,可惜没多久离奇夭折,再难怀孕,于是宋景城接二连三又纳了三房和四房,这二位也分别诞下男婴且健康成长,但没过几年好日子两位夫人时常精神恍惚,偶尔又疯疯癫癫,两位少爷也如出一辙,留着这样的妻儿宋景城甚是烦恼,于是在某个雨夜授意沈贵将四人赶走,此后便再无音信。

既然说到这里想必有些看官已然知晓,二夫人杨曼之子的死亡和后来三夫人,四夫人母子的疯癫必然是与沈贵有关。

“我替你做了许多事,毒死了小少爷,又害了三夫人四夫人携着孩子赶出家门,只为了能让你心下宽心一些,轻松一些,见我时,开心一些。”沈贵的手还在柳芸茹的脸上轻轻抚摸,竟没有半分亵渎的感觉,只是轻轻地摩挲,仿佛在与情人私语,柔情蜜意,“不过这些年也只有我知道,你过得并不顺心,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只要你一声令下,便是刀山火海又有何惧,但现在我越发看不透你了,难道你我之间也有了不能说的事情了吗?”

说了一些话沈贵又起身双手按在柳芸茹的双腿上,用力揉捏,虽然因为车祸柳芸茹失去了站立行走的能力但沈贵总是会利用一些机会亲自给他按摩,本来这种事自然由小翠负责,但他仍放心不下,隔三差五总要自己亲自揉几下才放心,也得益于这些年一直坚持不懈地揉捏,柳芸茹的双腿肌肉没有一点退化的迹象。

眼前是爱慕几十年的女神,手中则是爱人毫不设防的大腿,沈贵的一双手捏着捏着便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一点点朝着大腿根处移动,这是绝对刺激又紧张的体验,虽然对于蒙汗药的药性沈贵深信不疑但他仍然紧盯着柳芸茹的眼睛,生怕万一,同时,一双手伴随着忍不住的颤抖,逐渐靠近大腿根。

汗珠在额头出现,眼眶湿润,嘴巴却是干燥的很,内心一面渴望趁着夜色趁着女神不知不觉一亲芳泽,一面又备受责难,鄙视自己此刻卑劣的行径,就在紧要关头柳芸茹眼皮微动,沈贵瞬间被惊醒,冷汗直流。

“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沈贵调整情绪,平复心情,慢慢将被子替柳芸茹盖好,最后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便悄悄地退出房间。不过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他先是一如往常在房里楼上楼下巡视一圈,确定包括宋景城在内所有人都睡下了,又去厨房取了些剩下的饼子和水,这才走出洋房,站在院子里迷迷糊糊地站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好像在积蓄着某种力量,半晌过后缓缓睁开眼,那眼里不见了刚刚在柳芸茹房间里的柔情蜜意,充斥其中的是贪婪与野性。

他转过身,走向已经三年未向他人开放的东厢楼。

当然,三年时间,别人从未踏足东厢楼,对他而言,却是这里的常客。

沈贵从怀里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东厢楼的锁,又下意识四周瞧了瞧,这才开门走进去。深更半夜,他以为一切如过去许多次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注意到一双眼睛躲在高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沈贵走进东厢楼,一切轻车熟路,径直来到东厢楼的地下密室,取下一块不起眼的砖,里面藏着密室的钥匙。似乎是听到了沈贵的动静,原本安静的密室内突然传出一些动静,像是人声,但又听不大清,呜咽之声于这静默又明亮的夜显得异常的阴森诡异。

沈贵并不在意这些怪声,打开门,里面阵阵阴风袭来,那诡异的声音也听得清楚了,果然是人声,不止一个,且都是女声。

“啪”的一声密室的电灯打开,里面豁然明亮:密室空间不大,中间是过道,左右两边分别建了监狱一般的牢房,沈贵走进去,立在右边牢房门前,里面有两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正痴痴傻傻地看着沈贵,这密室有道狭窄的天窗,此刻月光顺着天窗仿佛一道利刃划过两张满是憔悴但依稀可见过往容光的面目上,只是俩人的眼里早就没有了精神,仿佛被人抽去了灵魂,形容枯槁。

“是……是沈爷吗?”

虽然面对面但两个女人仍然看不清眼前站着的男人,直到沈贵冷哼一声,两个女人慌乱跪下,没了命地磕头,战战兢兢。

沈贵轻轻说道:“三夫人,四夫人,最近有些忙,怠慢了,请恕罪。”

原来这两个女人就是当初被沈贵赶出宋家的三夫人和四夫人,只是大概没人会想到实际上这两位夫人并没有离开府邸,而是被沈贵囚禁在了暗无天日的密室内,一晃都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

两位夫人早就没有了昔日的神气,此刻宛若沈贵圈养的畜生,对于沈贵视若主人,沈贵并不能每天都来,偶尔来的时候则是会带些食物,不多,足够她们活下来就好,毕竟这两个人虽然现在都是疯疯癫癫,但保不齐以后会有大用,即便没有大用,偶尔的发泄之用还是需要的,特别是刚刚在柳芸茹那里积攒下来的欲火此刻更是可以尽情发泄在二人身上了。

沈贵也不希望当初那可怕的一幕再度上演。

最初将两位夫人和两位少爷关进这里后沈贵并未太放在心上,没多久两位少爷死了,这还不算什么,又过了半年,沈贵也不大送饭过去,没想到某日再去的时候发现两位少爷肉身早被啃食干净,只剩下了两具可怖的骸骨。打那之后沈贵便将二人的饮食放在了心上,起码不能让人家饿死不是。

“我带了些饼和水。”

听闻此话两位夫人毫无生气的眼中短暂闪过一丝光亮,这对她们而言是生存的希望。

沈贵笑道:“那么,二位夫人应该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吧?”

话音都没落,两位夫人立马背过身子一路蹭到牢门口,随即上身匍匐,屁股高高翘起,在月光下急切地解开裤腰带,两对惨白的屁股便暴露在沈贵面前……

【未完待续】
Other chapters
Title & Chapter Author
民国恶奴(1) 半野人
民国恶奴(2) 半野人
Similar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71) -190 作者: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31-14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21-13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01-11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91-10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81-9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61-7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51-6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21-3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20) 为生活写黄
民国恶奴(1) 半野人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61-17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51-16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41-15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111-12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71-80) 为生活写黄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41-50)
红颜堕之祸世恶奴(31-40)
第二十五部 黄氏女涉黄摊事 李局长为民消灾
我性冷淡的妻子竟然曾是乡村恶霸的性奴炮友(1-6完结) xiaoxin3357
Recommend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女神代行者 (89) 人生就是要有各种体验
绿帽兵王(16-20) lanhun
绿帽兵王(71-76) lanhun
女神代行者 (90) 是战争不是竞争
末日拼图绿帽版(重口) 洛书
小偷父子在被我扭送公安之后居然征服了我全家 洛书
Pandora(1) reminisce
阳春三月(24-25) yangchun
痴狂的恋发魔(子 + 1-3) 政治局
漫漫长夜侬伴君(1) 大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