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之轮奸陆红提(同人) (1-6)

303Clicks 2021-06-01 Author: 李轩
#同人   #轮奸  
【赘婿之轮奸陆红提】 (1-6)

作者:李轩2021/5/17发表于:pixiv

  (1)

  前情提要:

  夏村之战胜利后,秦嗣源下狱,夏村军内部不稳,殴打了武状元。

  为此皇帝周喆便要陆红提给一个说法,哪里料到这一番面圣,周喆便对陆红提有了想法,却隐忍不发,假意为陆红提和高衙内牵红绳,迫于当时的局面,陆红提也只有假意逢迎一二。

  高衙内对于陆红提也是垂涎三尺,只是哪里不懂周喆的心思,分明是扮演一个爱才又热心的好皇帝,让陆红提失去几分警惕,如今两人约在蔡京家的酒楼里见面,那饭菜里混合的清香配合酒楼独有的熏香,便是皇家御医调制的迷香了,连陆红提也中招了。

  等到陆红提身子软了,没有半分的反抗之力,周喆才从隔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两个色中饿鬼就把魔爪伸向了陆红提。

  「陛下,娇滴滴的陆红提美人,现在就躺在床上,保管陛下可以用心享受。这酒楼上下也是都打点好了,没有人会来打扰的,等一会儿陛下把她弄得多淫荡多大声,都不怕的。」

  换做是平时,高衙内哪里忍得住,毕竟这么一个武林大宗师的人物,现在却任由他们施为。

  但是他身边的人,可是当今的皇帝陛下,排在皇帝的后面,怎么也不算吃亏。

  「红提啊,朕自从上次见过你以后,便多有想念,如今终于要得偿所愿了。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愿意成为朕的妃子,朕便好好待你,不然的话,今日你便要受些苦头了。」

  周喆虽然也很是急色,恨不得马上扒了陆红提的衣服,好好操弄一番,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让陆红提自愿侍寝,毕竟他是当今天子,哪个女子会不愿意成为皇帝的妃子呢。

  「周喆,我原本以为你还有几分人君的样子,却和高沐恩这样的人厮混在一起,甚至对于一个女子使出这样卑劣的手段。今日你们最好将我杀了,不然来日定当后悔。」

  陆红提也是双目通红,错信了这个狗皇帝,这武朝果然是气数已尽吗?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刚愎自用又昏庸淫乱的皇帝。

  「陛下,费什么话啊。不管什么女子,用陛下那龙根操弄几回,不就懂得陛下的好了,说不定还哭着求着要陛下临幸呢。再不行,灌点春药,熬点时间,贞洁的烈女那也吃不消的。」

  高衙内就在旁边煽风点火,真要让陆红提成了妃子,他不得被记仇,不用说眼前是艹不上了,以后说不定还会被秋收算账。

  「你当真不愿意?朕富有四海,是当今天子,不知道多少女子,愿意得到朕的宠幸。」

  「周喆,你都使出了下药的手段了,难道心里还不知道答案。我陆红提的男人,不一定要贵为天子,甚至也不用有着经世之才,哪怕只是一个赘婿,只要他走进我的心里,我便可以对他千般好万般好。像你这样的人,哪怕是贵为天子,说到底不还是一个卑劣的小人罢了,这武朝只怕也会亡在你的手上,只是可惜了这天下百姓。」

  高衙内在旁边打着哈欠,怎么能这么墨迹啊,要不是陆红提真是一个大美人儿,他都感觉自己的大鸡巴都要软了。

  好在陆红提是真的戳痛周喆了,示意了一下高衙内。

  高衙内原本是心不在焉的,但是对于皇帝的示意,那是立马懂了,还有这种好事。

  不就是这骄傲的性子,就看你被两个自己视为卑劣的人,操到高潮以后,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高傲。

  没花费多少工夫,陆红提的衣服就被扒开了,高衙内嗅着大腿舔着敏感的大腿内侧,周喆则是抚弄着陆红提的玉乳。

  原本未经人事的陆红提,身子就是十分的敏感,那皇家御制的迷香更是带了催情的效果,让那敏感的滋味放大了好几倍,饶是陆红提也不能抗拒身体的本能,发出了一点声响,只是又很快咬紧牙关。

  「陛下,我就和你说了,只要上手操个几回,没有几个女子吃得消的。我和陛下那都是身经百战,女子身上那些敏感点,多玩弄几回,害怕她不求饶嘛。」

  「聒噪,红提也不是一般的女子,你若是真能靠手上嘴上的技巧,让她求饶,朕让你先取她红丸又何妨。」

  周喆也真是有点气疯了,被陆红提那般讽刺,心里极为不痛快,只想看到陆红提放浪淫荡的样子,哪怕是让高衙内先操也不打紧,最重要的就是看这个高高在上的大宗师,一点点堕落成妓女一般的下贱求操模样。

  高衙内闻言,那也是色令智昏,不管不顾起来,配合著周喆盘旋在陆红提身上各处。

  (2)

  有时候是拨弄着乳尖,那鲜红的一点咬在嘴里十分的可口;有时候又是摩梭着小腹,那里每一次没手抚摸过,都能感觉到陆红提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周喆也是个中好手,舔着陆红提的脸颊,那里也是吹弹可破的柔嫩,顺着脸颊咬着脖颈,咬着耳朵,只是咬着耳垂,陆红提就有些淫水从小穴里浸透了出来。

  「还是陛下厉害一些,这小骚穴都开始流水了,我也是见过不少的名穴了,像是陆红提这样鲜嫩的,还真是少见啊,轻微拨弄一下,就敏感到发出销魂的呻吟,还有止不住的骚水,操进去也不知能有多升天的舒服。」

  「那又怎样,虽然这身子很敏感,你看看这美人,却是眉头紧锁,眼里含着不共戴天的大仇,要是真能活动自如,朕非得给她打死在眼前。」

  高沐恩和周喆一个是人见人厌,调戏无数良家的败坏衙内,一个是拥有三宫六院,想用过无数人间极品女子的天子,两人或许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天赋和能力,但是对于如何玩弄女子的身心,那是颇有见地的。

  只是面对咬紧牙关,只是偶尔一两声克制不住呻吟的陆红提,也是有些头疼,能晋升为大宗师的陆红提自然是心性一流,哪怕是此时受辱,也坚决不给两个人渣一点享受的体验。

  「陛下不用担心,别看她现在是贞洁烈女,不肯屈服的样子。我们这也不是才刚上手,熟悉了一下。陛下不也感觉到了,这小娘子身上敏感的地方可多了,身材这么好,脸蛋这么俏,奶子还是这么挺,陛下应该是当心她发骚起来,要把陛下给榨干净。」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那朕就看看,到底是红提忍得住,还是忍不住。」

  高衙内见周喆动作大了一些,有时候不仅是温柔的抚弄,还有时候是在用力揉搓着陆红提的乳尖,甚至有些扯坏乳尖的动作,连牙齿都咬在胸口,很显然是换换粗暴的风格。

  那有些疼痛的玩弄,让陆红提的身子也一阵瑟缩,更不用说高衙内用他灵活的口舌,开始入侵陆红提敏感的小穴。

  又疼又痒,身体里还有痒痕不停滋生,哪怕是陆红提心志如磐石,也架不住有点微微喘息起来。

  猛然感觉到了高衙内的舌头,刺探进了身体,不仅舔着,还略微顶着小穴的深处,环绕在周身的情欲就有点上头,好在她也是灵台一片清醒,只是这样就更折磨人了。

  陆红提一直在伺机暴起,但是那迷香是真的太过霸道了,不仅让她软软绵绵的,还有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空虚,从心底泛滥开来,她开始怀念宁毅身上的味道,甚至幻想着宁毅对她做点什么。

  只可惜,这里没有宁毅,只有两个她看了一眼就生厌的小人,偏偏这两个人可以如此熟练地掌握她身体敏感的点,甚至于她有些不安,好像又什么东西在冲击着她的内心。

  还是高衙内有些不耐烦了,寻常女子让他用舌头舔弄几下,那还不是汹涌澎湃地到了高潮。他也不是轻易舔人小穴的,更喜欢用大鸡巴直接艹进去。

  他那大鸡巴也是有名堂的,金角银枪,角度特别刁钻,总是能够找到女子小穴里一圈圈的软肉,钻个没几下,就得泄出来,最快的时候,就几十息的时间人,让女子欲罢不能。

  嘴上的功夫其实也了得,有那金角银枪寻到敏感的软肉,更为灵活的时候蹭上几下,也是直接坏掉的模样。只是现在只能舔着陆红提的小穴,也不能太深入,不过就是那小穴上方一点,被他熟悉天舔弄,也是得高潮不止。

  偏偏这陆红提能强行克制住自己的高潮,这是身体的本能,陆红提却用强大的意志力,把那些快感都压抑起来。

  或者说,对于这样的女子,强行的手段都是事倍功半,唯有受到那感情的滋润,才会轻易被操弄到高潮,只不过这里的高沐恩和周喆显然是不能给她那些喜欢的情绪。

  高衙内也是感觉到了挑战,他察觉到如果能够把这些压抑的快感全都引得爆发出来,哪怕是陆红提也是吃不消的,至少身体会本能地勾住人腰身,引得两人的大鸡巴操弄一番。

  只听那偶尔从牙齿间漏出来一声的嗯嗯啊啊,就知道这个女子的滋味美味异常,若是能够操到她带着哭腔的求饶,那简直是就是人间天堂。

  更不用说,那完美的身材,犹如仙女一样的俏脸,再怎么厉害的血菩萨,变成精液菩萨,那才是真的女菩萨。

  (3)

  周喆也是皱了皱眉头,高衙内直接脱了自己的裤子,用自己的大鸡巴蹭着陆红提的大腿,那又白又长的玉腿,感受到了火热的大鸡巴,也是有些鸡皮疙瘩。

  特别是那大鸡巴还带着一点黏黏的液体,被高衙内全部擦在了陆红提的小腿上。

  陆红提也是没有忍住,发出了一点声音,虽然知道会面临什么,但是真的被一个男子,用那大鸡巴磨蹭着身体,还是有些受不了。

  她的身子,终究是要脏在这里了吗?不由想到了宁毅,为什么早些时候,不把身子交出去,甚至于随便找个样貌清秀的男子给了出去,也比这两个卑劣的小人夺走,要好过一些吧。

  只是神思还没转过去,周喆也是心动地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用身体紧紧贴着陆红提的嫩乳,那软软绵绵的胸脯,被周喆压着,一股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原本就初遇情欲边缘的陆红提,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如今她身子几乎是半裸的,衣服还有点挂在身上,但是这副欲拒还迎的模样,刺激得周喆和高衙内一阵发硬,大鸡巴几乎是硬邦邦的。

  上身是周喆紧紧贴着,乳尖被那周喆的乳头贴着,刺激的感觉就连绵不断传递过去。

  特别是那让陆红提厌恶的唇舌,非常贪婪地吸允着她的面颊,无论她喜欢不喜欢,那些周喆的口水都变成了陆红提的噩梦。

  最让陆红提害怕的地方还是,随着情欲的暴涨,她甚至还有点开始渴望起来,浑身燥热到不行,那些被她强行压制下来的快感,在一波波侵蚀着她,好像一艘小船在波浪里,随时都会被打翻。

  宁毅啊宁毅,你究竟在哪里,能不能听到我的心声,红提真的快忍不住了。

  高衙内虽然不知道陆红提的心思,但是明显身子有些泛红,是发情的迹象了,哪怕是陆红提神思有多清醒,这具身体却是很诚实地表达着渴望。

  便是加紧舔弄起来,一下下在小穴的边缘拱着敏感的地方,还用陆红提的小腿摩擦着大鸡巴,带来一阵爽感。

  「陛下,小娘子的身体发情了,差不多可以操弄了,也没必要再等了啊。」

  高衙内也知道,再熬那么两下子,操弄陆红提的感觉会更美妙,但是现在陆红提的身子已经发红了,甚至双手有些情不自禁地握拳,虽然也是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可这副模样也是让人受不了,要不是顾着周喆在旁边,他早就操了进去。

  「还不到时候,朕偏偏要多玩弄一会儿。你啊你,操过那么多女子,这红提的身子,也让你这么猴急。朕就是要看红提,一点点索求的样子,哪怕是眼里含着杀人的怒意,身体却不自觉动起来。朕要让她永远记住,她发情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婊子罢了,居然敢说朕是卑劣的小人。呵,小人?小人配婊子,倒是也不错。」

  周喆有些不屑,陆红提也装不了多久了,女人到底就是女人,不管多么仙气飘飘,还是多么宗师侠客,还不都得乖乖的翘起屁股,让男人操弄。

  在周喆的后宫里,别说让那些天底下一等一的美人,扮成各色淫荡的模样。

  哪怕就是一个个清修的女真,或者闯荡江湖的女侠,只要他点头,就有大把人送到自己的跟前,跪求着他临幸。

  凭什么,她陆红提就可以拒绝,还如此羞辱。

  「你们……就这点本事……不敢上阵杀敌……不敢御驾亲征……也就是在青楼红馆……征服女子……哈……我还忘了……连女子都征服不了……甚至于要用迷香……」

  陆红提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借着这说话的气息,慢慢排遣出了身上压抑的情欲,调整了一下呼吸的节奏,又硬生生开始变得有些凉了,不是那么燥热,也不是那么空虚,强忍住才不会使劲并拢的双腿,也是舒缓了下来。

  只不过对于周喆和高衙内来说,怕的就是你不说话,不回应,甚至于这点断断续续,带着点喘息的说话,也如同最猛烈的春药一般,让两人如闻仙乐。

  现下周喆也是脱下来了裤子,恨不得用粗壮的鸡巴狠狠操弄,就在鸡巴明明已经在小穴口,磨蹭了两下,却停了下来,忽然笑了。

  「红提是真的快坚持不住了,所以才刺激朕,想让朕操弄你的小骚穴不是?朕不妨告诉你,朕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就要让你臣服于朕。只不过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朕不会再怜惜你,甚至要和沐恩一起操弄你。如果朕不满意,就把你贬为娼妓,送到军营中,说不定还能遇见你的小相好,带着同袍一起操弄你呢。」

  「呸……周喆……你现下的行径……还不如高沐恩……他至少还是一个一眼让人生厌的小人……你却是一个自以为是……还喜欢装作一副明君的……伪君子罢了……」

  (4)

  「陛下,又什么好说的,直接把她操坏就是。就这小娘子敏感的身体,还是个雏儿,随便三五几次高潮,那不得依着陛下,要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哪怕是跪着像一条母狗一样从后操,又或者像是母猪一样接着精液。」

  「朕很少见到这么有趣的女子了,玩坏了也不心疼。朕还想知道,是不是这世间真的有奇女子,可以扛得过朕的调教。」

  看着周喆的大鸡巴从陆红提的小穴旁边移开,高衙内恨不得自己就补上去,但是很显然他也只能陪着皇帝陛下玩这个调教的游戏了。

  好在周喆接下来把大鸡巴放在了陆红提的嘴边,那也是相当精彩的画面。

  原本想要斥责周喆,甚至激怒周喆的陆红提立马闭口不言,可还是有些大鸡巴的淫液顺着龟头低落在了陆红提的唇上。

  陆红提想要甩开,却被周喆捏着双颊,无法反抗,甚至被周喆操进去了硕大的龟头。

  「陛下原来是喜欢操上面这个小嘴,不过要小心,怕她咬下来陛下二两肉哦。」

  高衙内也是没有闲着,用自己粗糙的手揉着陆红提下面的小穴,另外一只手则是抓着陆红提的小手,摩梭着自己的大鸡巴。

  「红提啊红提,你怎么不反抗,就这么喜欢朕的大鸡巴。」

  周喆有些得意,那一口银牙也是诱人,虽然也很吓人,可是却被他捏得死死的,根本咬不到。

  反而是陆红提竭力的反抗,相比于之前多了不少的情趣,大鸡巴在陆红提的小嘴里也是非常享受,特别是大龟头占有红唇的样子,很有成就感。

  如今陆红提也是羞怒不已,还以为两人最多不就是做那点事情,就当是被狗咬了。作为江湖上的儿女,她早就将生死和清白置之度外,也唯有这分意气和豁达,支撑着她越走越远。

  只是,好像因为某个人的出现,她有了牵挂,对于生死和清白,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的意义。

  在周喆把大鸡巴塞进她嘴里的时候,她也是终于有点解脱了,终究是不干净了。

  反倒是这样的失身,让陆红提整个人聚集起来了气势,如果有什么东西注定要失去,注定会被玷污,那她也不能像一个弱女子那般哭哭啼啼,或者求饶一二。

  只是一想到那个人,那个明明千般念头在心底的人,到底还是有点失落,很抱歉,第一次没能给你呢。

  眼角已经湿润的陆红提,整个人逐渐恢复过来,眼神也是清澈地写着冷漠和鄙夷。

  哪怕是此刻她的身子因为那迷香的劲头和两人熟练的玩弄,变得敏感而渴望,那么火热,让周喆和高衙内无比想要品尝。

  但是陆红提的心不在这里,不在这最高贵号称天子的人身上,也不在这个花花太岁熟练的手法上,只在那个叫做宁毅的赘婿身上。

  这样直接的变化,周喆也是感受到了,虽然陆红提的小嘴里还是那么舒服,却逐渐有点干涩,好像失去水分一样,甚至摩擦得他的大鸡巴有点生疼,缺少润滑让两个人都有些难受。

  特别是周喆的大鸡巴带着刺鼻的腥味,一阵阵灌在陆红提的脑子里,让她几乎想要呕吐。

  高衙内也是纳闷了,明明刚才还火热的身子,被他抓着在撸动他大鸡巴的嫩手,好像都没有那么一种愉快的意味了。

  和周喆对视了一眼,看来是遇到了挑战,不过两人眼里却不是失望,反而是狂喜,对于这么一个心怀忠贞,似乎还有心上人的极品女子,把她彻底玩坏才有征服感,若是如同青楼女子一样,不要说用上什么手法,只要是有根大鸡巴就能发骚了,那其实也无趣的很,毕竟他们操过了太多不知羞耻,放浪淫贱的女子了。

  还是高衙内首先放下自己的享受了,他也不顾自己的大鸡巴有多想艹穴,整个人贴在了陆红提的大腿内侧,仔细观察着陆红提鲜嫩的小穴,吹了一口热气,试探了一下,才真的发现了陆红提的小穴和普通女子有些不一样,那阴唇有些厚大,却又很鲜红,看着如同一朵绽放的玫瑰一般。可是阴蒂却是有些小,甚至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想来是没有怎么被刺激到过,所以是异常敏感的。

  就好像是花萼之间,藏着的花瓣,要轻轻摩挲,才能感觉到花儿的清香,果然找准位置了以后,稍微舔弄两下,陆红提就有些凝聚不起来气势了,她原本以为可以轻易压制欲望,却没有想到,只是集聚在一起,等待一刹那的崩溃而已。

  (5)

  「陛下,我才发现,陆红提这是名穴玉蕊珍珠,这阴蒂就好像是玉蕊一般藏在骚穴里,普通人只是舔到这里,就能让骚穴空虚欠操,流出淫水来,好像是玉蕊银露一样。但是真正的宝贝,还是阴蒂上的一小点,在正中央,不像四周偶尔还会有些触碰到,这里是包裹得最严密的地方,根本没有接触过任何的东西,只要多戳两下,像是这样,淫水就会停不下来。」

  「唔……嗯……」

  那高衙内也是真的是玩弄骚穴的奇才,真就找到了陆红提的弱点,不过是用舌头伸进去顶了一下,按住摩擦了两下,陆红提就发出了之前没有发出过来的最大的呻吟。

  在陆红提小嘴里的周喆,也是一阵被紧紧吸住大鸡巴,感觉到了唇腔里有些津液在一波接一波涌出,甚至于顺着周喆的大鸡巴和陆红提的小嘴流了出来。

  高衙内也是不贪心,偶尔用舌头顶着按摩,偶尔又退了出来,让陆红提缓一缓,反复折磨着最敏感的玉蕊珍珠,让陆红提脑海里也是一阵迷乱。

  那的确是很舒服的滋味,特别是一下一下让陆红提的小穴收缩着,感觉到了无比的空虚,特写想要什么东西填满一下。

  那短暂的失神里,陆红提想到了宁毅,疯狂地想着宁毅,她的心被宁毅占有得满满的,身子也好想一样被占有得满满的。

  看到陆红提的眼神里有点迷离,不是那么冰冷,虽然不知道她在想着谁,渴望被谁拥抱和占有,周喆却是硬了三分,哪怕是这样的美人,这样忠贞的人,此刻还不是一样,被他用大鸡巴操着嘴巴。

  对于高衙内的舔弄,周喆也是有点不满的,毕竟小穴的第一次好像是被他占有了一样。

  不过他贵为天子,怎么可能去舔一个女子的骚穴,更不用说现在被高衙内舔过了,甚至还把陆红提舔得有点迷乱。

  好在,因为高衙内的舌头实在是太厉害了,陆红提整个人也是控制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想要咬牙,咬着周喆的大鸡巴,却因为浑身都没有一点力气,那些快感还在她身上,好像电流一样酥酥痒痒的,只能变成了某种意味上的口交的愉悦。

  特别是大鸡巴顶到了陆红提的喉咙深处,龟头被喉咙紧紧吸着,那滋味真是和小穴一样舒服。

  周喆也是像操弄小穴一样,操弄着陆红提的小嘴,偶尔退出来一点的时候,陆红提忍不住多呼吸一下,小巧的舌头也是动了动,好像是贴着大鸡巴,为大鸡巴服务一样。

  陆红提的小嘴就那么小,大鸡巴操进去,舌头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这种被动的口交,被动的舌头舔弄,让周喆也是十分的满足。

  配合著陆红提时而有些迷离,时而有些坚定,时而有点迷茫,时而有点鄙夷的眼神,那张漂亮的脸上,写满了不屈服。

  还有一些情欲连带着侵蚀下来,带点潮红的模样。

  极力压制着身体反应的陆红提,还是感受到了身体不一样的变化,高衙内那舌头一点点,每次都带着更多的淫水出来。

  天知道怎么身体里会有那么多淫水,那阴蒂上的一点会有那么敏感的感觉,对于身体的背叛,陆红提有些失神,一波一波快感,就好像没有停下来,甚至于她也感受到了有一种极致的欢愉,要把她带到某个顶点了。

  陆红提的乳尖挺立着,甚至有点渴望被摩梭,好在没有人发现,她好想是宁毅这般过来,轻轻吻着,开发她的身体,带她到极乐的世界,她也可以极致得回应,告诉宁毅,如果是他的话,也许她也有一些归隐的想法,又或者为他生两个孩子,再去闯荡一番。

  宁毅啊宁毅,好像真的是陆红提的魔咒,如果不是对他有了不一样的心思,甚至于开始被吸引,对于男子了有了些懵懂的期待,对于情事有了一些想法,也不至于身体开始打开。

  假如从未遇见宁毅,那么陆红提可能还是那个无情的江湖客,哪怕是被周喆玩弄,被高衙内舔到那些痒痕滋生,她也可以冷静地分析,甚至于和自己的快感分裂开来。

  熟悉自己的身体,找到自己的弱点,甚至于让自己不受干扰,从男女那点事里,找到更多可以一击致命的机会。

  可是遇到了宁毅,此情此景却多少有些让人崩溃。原本以为会在江湖路上早晚丢掉性命,所以对于男子对于家,不必纠结,也不必期待。现在却多少有了期待,可是有了期待的她,却被周喆和高衙内下了迷香,原本冰清玉洁的身子,被两人摸了抱了,这两个卑劣的小人,还用那大得吓人的下流东西,一个蹭着她的身体,一个直接操进了她的唇舌里。

  不论以后,能不能幸福,会不会和宁毅在一起,过上平淡的小日子,她终究不是宁毅的良人了。

  (6)

  稍微松懈一些,陆红提整个人就控制不住了,无边的快感,伴随着一点她的呻吟,一起泄了出来。

  一阵一阵的快感,从身体里奔涌着,最终从陆红提的小穴里流了出来,那是最舒畅的感觉了,不管陆红提承认不承认,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高潮,的确是被高衙内舔出来的。

  嗯嗯啊啊的几声,对于见惯了骚浪贱的高衙内和见过许多婉转承欢的周喆来说,不算是什么。

  可是偏偏是高傲清冷,又如月色寂寞疏离的陆红提,那就真的是太刺激了,更不用说周喆还看着这嫦娥仙子一样的人,含着自己的大鸡巴。

  那一阵高潮里,足有好几十息,就连陆红提的小嘴也是有些小范围的张合,那高潮的身体反应,还是较为激烈,有些松动了距离,周喆也是操弄小嘴的好手,把握住了机会,一下狠狠操了进去,不同于其他女子被粗暴操弄小嘴,会窒息到受不了,陆红提却是凭着一身的本事,硬生生紧紧吸着,好像喉咙深处都有了周喆大鸡巴的形状。

  虽然不是陆红提的本意,但是周喆的确感受到了有生以来,最为紧密的口交,一下下的吸力,那是喉咙里生出来的求生的呼吸,死死吸着周喆的大鸡巴,龟头上的马眼被吸到一阵极致的快感,就这么一下到了,整个人控制不住,直接射了出来。

  滚烫的精液就这样,在喉咙里射了出来,甚至直接通过食道射进了胃里,陆红提都有种错觉,好像被操到胃里了一半,极为的恶心,但是这种恶心里好像又有点反差的快感。

  随着周喆射了,整个人也是有些放松,只不过射出来的好几股浓稠的精液,随着鸡巴变软,位置没有那么深了,也是直接变成了射到陆红提的嘴里,那太多太浓稠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甚至有些呛着了,竟然从陆红提的鼻子里也喷出来了一些。

  脸上流着精液的陆红提,非常不甘心,她却无法反抗,只能被两个人糟践。

  听着那陆红提一点呻吟的高衙内,也是觉得到了很刺激的地方,抓着陆红提的手,开始快速撸动自己的大鸡巴。

  高潮的余韵还在影响着陆红提的身体,那身体也是带着情欲,不是清冷的陆红提所能克制的,哪怕是厌恶的眼神,也只能让高衙内更兴奋。

  大宗师又如何?杀我不超过一招又如何?换做平时,只用一个眼神,陆红提就能让高衙内尿裤子,但是现在陆红提瞪了高衙内一眼,高衙内却丝毫不惧。

  嘴里含着别人的大鸡巴,给人口交到射到嘴里,现在脸上还有精液的陆红提,在高衙内眼里,那就不过是一条母狗罢了。

  哪怕是神仙一样超脱的灵魂,这具身体还不是如母狗一样被人玩弄。

  在陆红提绝美的脸上,那厌恶鄙夷的眼神注视下,高衙内抓着陆红提的小手,撸动着就快要把精液射了出来。

  什么冰山美人,再高傲的性子,那小穴也是温热的,高潮的淫水也是粘稠的,就算是小手撸动着鸡巴,那也是犯贱的淫荡模样。

  「呼……你也射在她脸上,朕倒是想看看,满脸浓稠腥臭精液的陆红提,是不是还可以那么义正辞严。」

  周喆见高衙内也是被陆红提的小手撸到一脸的猥琐和淫荡,又多了几分羞辱陆红提的主意。听到可以颜射陆红提,高衙内也是鸡巴撑不住了,就要射了出来,连忙靠过去一些,又用陆红提的小手揉了揉大龟头,蹭了蹭马眼,一股一股浓稠的精液,就完全射在了陆红提的脸上。

  陆红提还有些难以置信,这两个人男人居然会如此羞辱她,刚接过周喆的精液,弄得她格外狼狈,现在就更难受了。

  高衙内的精液也是相当的多,不同于周喆部分被吞掉,部分还在嘴里,只有小半部分在脸上,高衙内却是结结实实的颜射。

  虽然又部分太远了,落在她的头发上,大部分却都是射得非常准的。

  很快,陆红提的脸上就好像糊了一层白粥一样,那些腥臭浓稠的精液,就在她脸上流动着,有些遮住陆红提的眼睛,让她睁不开,也就不能怒视着两个卑劣的小人。

  那精液射得到处都是,不管是脸上,还是耳朵上,脖子上,几乎到处都是黏糊糊的感觉。

  鼻息之间,也完全是两个男人精液的味道,一点点侵蚀着,只怕是陆红提一生都难忘的味道。

  射了之后的周喆和高衙内,也是缓了缓,高潮后的陆红提则是有心无力,恨不得也用什么黏糊糊的液体,将两人灌到窒息死去。

  这是这英武不屈的模样,竟然又刺激得两人蠢蠢欲动,大鸡巴都是软到快瑟缩起来的,现在又有些半软半硬。

  特别是,陆红提半裸的身子,还有些微微的颤动,身体里的情欲并没有真的得到解决,她的小穴里还是有些空虚和寂寞,甚至藏着一点渴望,特别是想到宁毅时,也有点混乱起来。

  只是看到眼前两个人,就心生厌恶,哪怕是身子不干净了,她也不想认命。

  身体的愉悦,只是幻觉,一切都是暂时的,只要熬过去,有机会,甚至于不用她动手,宁毅也一定会将这两个人碎尸万段的。

  不过,她却不会让宁毅动手,哪怕是装作委曲求全,甚至曲意逢迎的样子,她也一定要将两人一并解决了。

  陆红提试着稍微露出一点笑容,降低两人的防御之心,但是一想到宁毅就分外心痛,完全无法委屈自己的心意。

  哪怕是被蹂躏,被玷污,也不能让这两个人有半分的享受,她身体里或许真的有些需要,但是那些美丽的模样,也只是为了宁毅才绽放的。

  看着神色复杂的陆红提,周喆和高衙内还以为是这颜射的羞辱,带来了成效,便要趁热打铁,操弄起来。

  两个人把陆红提扶着,让她趴在桌子上,原本周喆是想抱起陆红提操弄的,但是的确也是没有这个体力,一直抱着操弄。
Other chapters
Title & Chapter Author
赘婿之轮奸陆红提(同人)(1-6) 李轩
Similar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剥掉的牛仔裤之轮奸现场(下) 深绿之时
剥掉的牛仔裤之轮奸现场(中) 深绿之时
剥掉的牛仔裤之轮奸现场(上)
红拂女3P虬髯客后,交军队轮奸(完) 张看
女友小云之中医馆的轮奸(1) 1323526150
网游之纵横天下姐妹花的轮奸盛宴(3) waxwc
和妈妈一起被轮奸(完) 母狗玲玲
被导演潜规则轮奸的女明星(完) 欢喜天(通痴道人)
帅少年入乡村支教轮奸肉便器(5) wangxi
帅少年入乡村支教轮奸肉便器(4) wangxi
帅少年入乡村支教轮奸肉便器(3) wangxi
帅少年入乡村支教轮奸肉便器(1-2) wangxi
轮奸制服美母(1) huangyue000
被闺蜜骗来一起轮奸(1-2) 欠肏的小Loli
和老公领证后的第二天,我在酒吧被人轮奸灌精(完) 因泽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林若溪被小混混轮奸成为公用精盆(7) 李轩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林若溪被小混混轮奸成为公用精盆(6) 李轩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林若溪被小混混轮奸成为公用精盆(5) 李轩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林若溪被小混混轮奸成为公用精盆(4) 李轩
女友少芳的轮奸游戏(1-2) 火人
Recommend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大江湖( 同人衍生 )(47) zhumingcong(cpwn)
怡情阵(全书完) 【清】江西野人
秦时便器番外——堕焱(新编 4) 刘凯余
秦时便器(同人) (15) 刘凯余
御赐小仵作(同人) 淫虐小仵作(2) q346925187
大江湖( 同人衍生 )(48-50) zhumingcong(cpwn)
仙侠艳谭(90-93) 七分醉
血雨沁芳 (四十一) 甘霖碧草宜相濡
隔云端(9-11) 李轩
华山风云录(7) 魔双月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