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 ((十七)千机锁开英雌伏)

6447Clicks 2011-11-22 Author: 云岚
#女人   #慕容夫人  
            (十七)千机锁开英雌伏

  突然,小雨从大路边密林中闪身而出,竟奋不顾身地扑向千儿的马车!一边飞掠一边大声嘶喊道:「快把小千还给我!不要带走他!……呜呜……这位姊姊,要不你把我也一并带走吧!呜呜呜……」

  老妇人抢上前拦住小雨,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就让他去吧,我们抢不回来的。此地危险,快跟我走!」小雨拼命挣扎,可根本无济于事,忍不住跪在地上呼天抢地,嚎啕大哭起来,眼睁睁地看着千儿渐行渐远……

  老妇人抱起小雨,长叹一声:「唉!快跟老身回去吧,你在此地胡闹这么久,你娘甚不放心,可想念你得紧!这次我们损失很大,若你再有所闪失,叫老身如何向娘娘交代!」

  小雨仍自抽泣不已,喃喃地道:「为什么……为什么?他竟连回头看我一眼都不肯!」

  北风原本想截住老妇人祖孙俩,但为千儿所阻,无论怎样,他觉得小雨都还算对自己不错,怎忍心让北风伤害于她?不过令他惊奇万分的是,小雨居然并非哑女,却何以竟会哑语呢?千儿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至此,千儿与小雨失去了联系。

  直到第二天上午,洛阳知府才率领大批捕快和官兵姗姗而来。经过一番查证和找来大量居民询问,知府得出的结论是:『渑池城南街之中,于昨天上午发生一起两大江湖帮派之间的火并,由于现场不见尸体,也没有厮杀留下的痕迹,双方伤亡不详,为何种恩怨不详。』

  知府让师爷拟好公文,并火速上报上级,请示该如何处理?但迟迟未得到批复。于是知府大人乐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将此事件列入卷宗,作为一件疑案并束之高阁。

  何以如此?原来官府对江湖帮派之间的争斗,若非有强力人物指示一定要严办,基本上态度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一个案情分析上报了事。毕竟江湖人物都是些亡命之徒,这些贪官们避之唯恐不及,有谁愿意惹火烧身?官军的态度也基本差不多,这些年来各地民变不断,刚扑灭这儿,那儿又出事,江湖帮派之间的恶斗,又没有针对官府,谁都不愿多事。而且即便就是想多事,对于一些力量强大的江湖势力,这点兵力也未必管用,而且还很容易引发更大的民变!

  可是,已赶往其他地方处理紧急要务的云梦娘娘,会就此善罢甘休吗?接下来她将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

  在那辆慕容紫烟特意命人为千儿带过来、她专用的豪华马车之中,北风见千儿腿脚不便,居然无法站起,也无法说话,心知云梦娘娘必定在他身上施加了某种禁制,便用金针过穴之法予以解除。

  可云梦娘娘这种禁制手法十分怪异,北风运气探察千儿体内经脉运行情况,连换了十余种解穴手法,足足花费了一个多时辰,才总算解开了千儿所受的禁制。

  在做了二十多天的『残废』之后,千儿终于恢复如常,不过周身仍软弱无力,功力也未尽复,可这却是急不得之事了。

  千儿但觉体内经脉被北风的强猛真气给搅得天翻地覆,被折腾得痛苦不堪,刚缓过气来。刚才北风施术之时,千儿遥遥听见小雨的哭声,心中也自恻然,此刻脸上忍不住露出不舍之色。北风见状,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快,忍不住揶揄地道:「怎么?你还挺舍不得这个小丫头啊?」

  千儿叹道:「唉!人家心情不好,姊姊就不要挖苦我啦,好么?」

  北风问道:「你又为了什么不开心呢?」

  千儿闷闷地道:「你没见小雨那丫头刚才哭得那么伤心么?虽然最近我跟她老吵架,但心里终归还是有点不是滋味儿。」

  北风冲口而出地道:「你被人劫走之后,我到处找你,你知不知道我又有多伤心?」说完后她才发觉自己失言,她还是第一次对千儿说出这样的话,不禁脸上一红!随即想起这些天来苦苦寻找千儿,茶饭不思的苦楚,眼圈又是一红。

  千儿忙安慰道:「现在我这不是就在姊姊身边了么?」

  北风撇了撇嘴道:「是,是,我根本就不该出现的,你还是回到那个小丫头身边去吧,哼!」说完臻首一甩,策马扬鞭地往前驰去,不再理会千儿。

  千儿心中哀嚎不已:「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怎么北风也跟小雨那丫头差不多,也这么不讲理了?」他忙拍马赶上,申诉道:「北风姊姊,我说过不愿和你一块儿么?昨天黄昏见到你这个大救星,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得哩!」

  北风娇嗔无限地道:「自从离开渑池东城门到现在,你一直摆出这么一张臭脸子给我瞧,这是高兴的样子么?还用说出来么?你当姊姊是傻子啊!」

  千儿心中一滞,实在堵得慌!他还不明白,在感情问题上,你要想女人实事求是、条理清晰地跟你辨是非、讲道理,她就不是女人了!若是他再天真一点,象那些天老是要求小雨那样,要女人勇于承认错误,做错了事要赔礼道歉,那更是神话!

  可惜大多数男人经常就会犯这样的错误,认为自己占理之时,非要和女友辩个是非曲直,让对方承认自己错了。即便你如愿以偿地听见她终于委委屈屈地说出『我错了!』三个字的时候,你应该仔细观察一下她的眼神,她根本就没有真心认错,反而在心里恨死你啦!

  千儿跟慕容紫烟接触最多,便认为天下女人都跟她差不多,讨论各种问题时能够知情达理、逻辑条理清晰,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是错了。可慕容紫烟根本就不是寻常女人,而是百年难遇的巾帼奇葩、绝代英雌,天生一付领袖气质,无论是谈感情还是谈做事,才能象男子汉那样头脑冷静、条理清晰。

  幸好千儿还明白,这一路上北风若是也像小雨那样,一直赌气不理自己,那岂不是要闷死了?

  所以,千儿立马换上一付笑脸,说道:「喂!美女,我发觉你生气的时候也挺好看嘛!不过呢,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

  北风忍不住扑哧一笑,啐道:「真是败给你了!你这张小嘴儿呀,把一个姑娘哄去卖了,多半还帮你数钱呢!」女人的情绪实在变幻莫测,刚才还乌云满天,发狠说一辈子不再理你,转眼又可以雨过天晴,和你谈笑自若,似乎刚刚发生的不快之事从未发生过一样,不是么?这种时候,你若还要老话重提,非要辩个是非曲直,那就真是不可救药,还不如一辈子打光棍算了!

  作为男人,在心爱的女子面前,不要总试图做一个理论家,更不要成为一个辩论大师,『难得糊涂』才是最佳策略。

  是夜入宿客栈,北风怕千儿独居一室不安全,便和他同处一室。她让千儿睡床,自己在旁边打坐,好看着千儿。千儿盘坐于床头,开始修炼『少阳心经』内功心法。依照慕容紫烟临行前的嘱咐,他一直坚持着每晚运行『少阳心经』一个周天,出来混了两个月左右也从未间断过。

  功行一周之后,他惊喜地发现,今夜真气流经那条崎岖难行的『少阳脉』之时,再无丝毫阻滞。千儿心中大喜,以为神功大成,提聚真气,伸手在床头墙上一掌打去,墙上立时现出一个淡淡的手掌印。千儿凝神一看,心中顿时大感失望!从掌印深浅来看,自己的武功虽有所进境,但离他所想象的神功大成之境还差得远呢!

  中夜,月圆,功行三个大周天之后,北风依然毫无睡意。她悄然走出房门,信步来到庭院之中,漫步于花树间幽径。清冷的月光,使得大地如同鸿蒙时代、混沌初开之时,四处一片灰蒙蒙的,眼中所见,都是那么如真似幻,北风心中若有所感,不由得低吟道:「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正在意乱情迷之时,突然听见房中千儿大声惊叫起来!北风飞身回到屋里,却见千儿正坐在床上瑟瑟发抖。原来他又做了一个噩梦,吓醒后屋里一片黑暗,身边又没有北风在,故此惊惶不已……

  三天之后,北风和千儿一行终于回到济南府。虽然北风在救出千儿之后,知道夫人最为关心此事,便及时用飞鸽传书向慕容紫烟作了汇报。但在听得小丫鬟通报,北风和千儿率众已到周府大门之外时,慕容紫烟依然激动得不知所措!慌不迭地描眉画唇,希望以最美的姿容出现在檀郎的眼前。

  北风的复仇之战已足以令她喜悦不已,而千儿的回归更是令她喜出望外!

  在北风带着千儿进入秋水轩雅厅之中,拜见夫人时,慕容紫烟不仅完全原谅了北风的过失,而且还好好地嘉奖了一番!这在慕容紫烟来说,的确是非常罕见之举。随后,慕容紫烟便拉着千儿的手,回到内室之中。

  关上内室房门后,慕容紫烟便紧紧地和千儿激情四溢地拥吻在一起!千言万语,都在那脉脉含情的明眸之中,以及令人销魂无比的喘息声中……

  当天晚上周府大张宴席,为北风和千儿等一行人接风洗尘。宴席间宾主把酒言欢,酒足饭饱之后,已是掌灯时分,众人这才各自回去。

  俗话说『小别似新婚』。散席后,慕容紫烟急不可耐地带着千儿回到秋水轩内室之中,亲自服侍千儿洗完澡,随后便和千儿上床。二人躺在床上轻怜蜜爱,各自诉说着分别以来的相思之情,直到天色微明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待醒来时,东方天际已是朝霞满天。经过一番精心的梳妆打扮后,慕容紫烟又象往常一样,照例带着千儿来到后花园静室之中,督导他继续修炼『少阳心经』。

  在慕容紫烟的督导、指点和帮助下,千儿修炼『少阳心经』已有数年时间。不过这门功夫非常古怪,除了每月要服用一粒灵药,运气法门更是奇特,和一般发功的气沉丹田不同,这门功夫是从小腹下的气海穴聚气炼丹,由气海沿关元、中极、曲骨到会阴,流向身后的会阳、白环诸穴,再经由一条崎岖狭长的无名隐脉,再流回到气海穴,便完成了一个周天的运行。

  由于这条隐脉不在奇经八脉之列,且为千儿所独有,故而慕容紫烟将它命名为『少阳脉』。

  这条运气路线流经的气穴不多,可难就难在打通那条崎岖狭长的『少阳脉』,所以慕容紫烟要求千儿每天只需运行『少阳心经』一个周天。初练的那年,每次运气行经『少阳脉』,千儿都需要慕容紫烟灌注真气相助才能运气过穴,而且小腹下伴有针刺般的强烈胀痛感,跟处女第一次被开苞时的感觉大概差不多。

  大约每隔十天,在千儿运功修炼前,慕容紫烟便会在他的小鸡鸡上缠绕一条小小的银线蛇,在千儿气行『少阳脉』感觉胀痛之极时,那条小银线蛇便会在鸡头上轻轻地咬上一口。奇怪的是千儿被咬时并不疼,反而像打上了麻药一般,鸡头感觉木木的。而且每每被咬一次,『少阳脉』就会变得更加通畅一些!

  经过每天坚持不解的修炼,到了今年情况大大好转,崎岖狭长的『少阳脉』如今已变为一条康庄大道,千儿已无需慕容紫烟的帮助也能运气自如,胀痛感也彻底消失了。更为奇特的是,每当真气流经『少阳脉』之时,千儿那根耷拉着的小鸡头便会不由自主地胡跳乱动,显得诡异异常!

  见每次运功都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千儿不禁大感奇怪,在功行一个周天之后,忍不住问道:「紫烟姊姊,我修炼的是一门什么功夫啊?怎么和别人练的内功不同呢?而且感觉不到功力增加了多少。」

  慕容紫烟答道:「我师父是一位惊才绝艳、百年难遇的奇才,而且对我倾囊相授。在你还小的时候,我就已把她老人家当年锤炼过我的脱胎换骨之法,全部用在你身上,但不知为何,始终收效甚微。我在努力替你打通各处经脉的过程中,发觉你的奇经八脉不仅仅是难通而已,而是几乎感觉不到其中有些隐脉的存在!

  我自幼体质特异,师父说我这样的体质,可谓百年难出一个。而根据我的观察和测试,你也同样如此,不过情况却和我截然不同!多数人都能经过修炼,或者在超一流高手的协助下,以灌顶的方式打通部分奇经八脉,以增强功力,但对你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常人都有的隐脉,你没有。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的隐脉,你偏偏却有!所以你所修炼的内功,必须另走蹊径。」

  接下来,慕容紫烟向千儿详述运用真气发力的原理:「佛释道炼气修真的法门千差万别,其核心不外乎,人体四肢和各种器官,通过筋脉和神经控制其运行,其中大部分身体行动由人的意念控制,也有部分行为属于自发本能的运行,比如心跳和血气运行。中原道家称人体为小宇宙,很有道理,因为人的体内蕴藏着无比巨大的能量,这种能量大体分为不可见的意念能量和可见并能感受到的能量,就好比一座未曾爆发过的、蕴含着大量沸腾熔岩的巨大火山,外表风平浪静,内部却热流滚滚、汹涌澎湃。

  炼气修真就是要找到打开这座巨大能量宝库的钥匙,途径就是尽量打通体内部分奇经八脉,并借用意念力激活深藏体内的能量火山,驱使它发出强大的力量。当然能以意念力提聚真气,发出这股能量只是初级功夫,要想在武功上有所成就,就必须能随心所欲地灵活控制这股强大的能量,集聚成束可伤人于无形,散功后又能重新汇聚于丹田。

  所以,经过后天修炼,随着修炼程度的不同,各人的武功便有高下之分,但每个人都有一个修炼极限,到达极限之后无论怎样努力,也是百尺竿头、再也难有寸进!这就是所谓的修炼天赋,天赋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先天意念力的强弱,另一种就是人体内先天能量的大小。」

  千儿问:「紫烟姊姊,以我之见,您应该是天赋极好的啦,男人都赶不上您呢!」

  慕容紫烟自豪地道:「象我这样先天体质特异之人,的确不多。但当今天下,炼气修真资质奇高之人,绝不仅仅只有我一个。在我所见识过的人之中,那位所谓的云梦娘娘和北风,也都属于天赋异禀的奇女子。这类人天生意念力超强,体内蕴藏的能量之巨大,天下人无出其右!对于有形的外在力量,通常女性远逊于男子。不过我却有些特殊,从小力大如牛,十多岁便已成为女真诸部的跤王。」

  千儿戏谑地道:「您贵为格格,和您斗力的勇士肯定暗中谦让于您,不然女子怎能将壮汉摔翻在地?」

  慕容紫烟昂然道:「我们部落里才不象中原这么虚伪,每个人都把部落第一勇士的头衔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绝不会故意放水的。」

  慕容紫烟接着又道:「人体所拥有的潜能很不可思议。就拿我来说,依靠自己强大的意念力,已可令体内这股强大的能量形诸于外,我师父称其为灵识。若我提聚真气加强意念力,发出的灵识可以覆盖周边百丈范围,感应出任何人和较大动物的存在及活动情况,据我观察,那个云梦娘娘应该也具备这样的能力。此外,通过这种强大的意念力,尚可驱使人或动物,做出一些连他们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的行动。」

  千儿有些不信地道:「这怎么可能呢?意念真有那么厉害啊?」

  慕容紫烟也不答话,也并未作出什么特殊的姿势,只是凝神静气地提聚真气,冲向脑门,发出一束束无形却有质的强大脑波,也就是灵识,探察府中百丈范围之内的情形。

  片刻之后,慕容紫烟一一说出府中属下或丫鬟们,此刻都在做些什么。千儿好奇地出去逛了一圈,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居然真的跟慕容紫烟说的一模一样!

  千儿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静室之中,叹服不已地道:「姊姊真是好神奇哦!真的全都被您说中啦!姊姊能否用灵识驱使一个人过来,让我看看呢?」

  千儿的回归,令慕容紫烟激动万分,直到此刻仍很兴奋,不禁童心大起,用灵识探知北风此刻正盘坐于秋水轩厢房之中,便戏谑地说道:「当然可以啦!现在,我要驱使北风来到静室门边撞墙,呵呵!」

  千儿不以为然地道:「北风姊姊虽是您的贴身女卫,但她在武林中的地位极为崇高,又是当今天下第一美人,姊姊如此戏弄于她,有些不妥吧?」

  慕容紫烟闻言,不由得酸溜溜地道:「哟!跟这丫头出去了一次,就如此卫护于她啦?我想呀,你和她一路上卿卿我我,多半已经私定终身了吧?」

  千儿道:「紫烟姊姊,你难道以为我是那样的人么?」

  慕容紫烟娇嗔无限地道:「我还不了解你啊,你难道不是么?唉!算啦,北风这次立下如此大功,我可以接受她。但你也不要在姊姊面前处处维护那丫头,须知女人都会吃醋的!另外,我得提前给你说清楚,无论以后怎么样,姊姊都一定要做大房!」

  千儿只好笑道:「好好好!以后姊姊就作我的大夫人,北风作我的二夫人……」

  慕容紫烟气恼地道:「我说过同意你娶那丫头了么?这么快就安排好了?」

  遇上如此不讲理的人,千儿只好唯唯诺诺,不再吭声。

  慕容紫烟也不再理他,发出灵识,以强大的脑波和意念力,驱使秋水轩厢房中的北风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如同梦游般地来到后花园,走进千儿练功的这间静室之时,果然在门边撞了一下!但北风似无所觉,若无其事地进来,为慕容紫烟和千儿各斟了一杯茶。

  慕容紫烟收回灵识,北风蓦然醒过神来,清丽绝俗的娇靥之上不禁露出诧异之色,自己刚刚还好端端地在厢房中打坐,不知怎会莫名其妙地就来到了此处?

  慕容紫烟也难得跟她解释,顺势吩咐她道:「北风,你出去传我号令,从现在开始,我将和千儿一同闭关修炼,助他修炼一门奇功。在我俩闭关期间,不许任何人进入闭关静室周围百丈之内,违者杀无赦!」

  北风应诺一声,返身退出闭关静室,在外面将门关好,这才出去宣布夫人的命令。

  ……

  构造奇巧的供暖系统,将静室之中烘培得温暖如春,却又闻不到一点柴火燃烧的烟味儿。千儿练功的莲花台上,慕容紫烟和千儿相对而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深情地热吻,缠绵悱恻地相互抚摸厮缠着……

  一番轻怜蜜爱之后,由于已和千儿分开近两月,慕容紫烟决定在千儿练功之前,先查验一下这段时间内,千儿修炼内功心法的进展情况。

  慕容紫烟从静室夹层中取来一个瓦罐,拿出那条近一年来千儿再未用过的小银线蛇,又替千儿缠在毫无生气的小鸡鸡之上,郑重万分地对千儿说道:「现在摒除杂念,引气海内丹之真气,象平时那样运行真气一个周天……」一边说,一边伸出纤纤素手,贴住千儿的气海穴,探察他体内真气的运行情况。

  慕容紫烟探察到他体内真气运行至曲骨穴时,再次沉声吩咐道:「千儿,你现在要注意了,不要再像平时那样,引导真气由曲骨穴流向会阴穴,而是运气强行冲入『千机脉』,去冲击气冲穴!」

  所谓『千机脉』,就是千儿体内所独有的、一条由曲骨穴通向气冲穴的细小隐脉。千儿体内这条若有若无、极难被察觉的细小隐脉,是慕容紫烟以前一心一意要打通千儿的奇经八脉,屡屡受挫之后,无意中发现的。而正常的人体经脉之中,根本没有这样一条隐脉存在,千儿堪称世上唯一拥有如此奇特隐脉之人!

  因此,慕容紫烟特地将千儿体内这条独一无二的隐脉,命名为『千机脉』。

  千儿依言行功,强行改变真气运行的正常线路,将真气引入千机脉之中。谁知千机脉简直就跟毛细血管差不多,比少阳脉还要崎岖难行得多!千儿强运真气行至千机脉之中的时候,该处胀痛感也更烈!

  千儿强提真气冲穴数次,弄得小腹之下胀痛不堪,却均无功而返!

  见千儿无力自行打通千机脉,慕容紫烟只好将玉掌紧紧地贴在他的气海穴上,将体内真气提至三成功力,真气一吐,一股洪流顿时灌入千儿气海穴中,助他强行攻关。

  即便如此,冲关仍未成功!不过慕容紫烟体内真气何等浑厚?这次不成,就再来一次,将真气提聚至四成功力,加强了冲关的力道,再次向崎岖难行的千机脉发起猛攻!

  慕容紫烟屡冲屡败,但依然不肯放弃,锲而不舍地发起一轮又一轮冲击,功力也不断加强……千儿眉头紧皱,面露极为痛苦之色,额头上滴下大颗大颗的汗珠,显然正强自忍耐着小腹之下的剧痛!

  慕容紫烟依然不为所动,继续催动真气强行攻关,当她将功力提至七成之后,终于助千儿成功通关,澎湃的真气从千机脉中顺利通过!

  在打通千机脉那一瞬间,缠绕于千儿小鸡鸡之上的那条银线蛇,突然又张口咬住了千儿的棒头,将毒液由中空的毒牙之中注射进千儿体内!和以往只咬上一下便自行松口有所不同,这次银线蛇一直死死地咬住棒头,再也没松开,毒液也源源不断地进入千儿体内。

  慕容紫烟收回汹涌澎湃的真气,将玉掌从千儿小腹处移开,伸手捏住蛇头毒腺处,不住地揉捏着,让蛇毒能更快地注射进入千儿体内……

  大约一盏热茶功夫之后,小银线蛇体内的毒液已被全部挤入千儿的棒头之中,蛇身渐渐变得僵硬,随后竟慢慢地死去!慕容紫烟心中大喜,因为这正是千儿修炼『少阳心经』初步功成的征兆!

  慕容紫烟变得象个年轻姑娘般欢呼雀跃,和千儿抱在一起转了好几圈,喜悦无限地叫道:「千儿,我们终于成功啦!虽然此刻你还只有五成功力,离大成之境尚需时日,但已实非易事呢!」

  多年的艰苦修炼,终于获得初步成功,千儿心中自然也是万分高兴!

  慕容紫烟让他休息了半个多时辰,又嘱咐他引导气海内丹之中、那一股至纯至刚的元阳之气,通过『千机脉』之后,全部灌入气冲穴之中。

  慕容紫烟解释道:「象这样以元阳之气经由千机脉灌入气冲穴,正是开启『少阳心经』之中『千机锁』的法门!此刻,你所修炼的少阳心经内功心法,马上就要开始自动运转啦!」

  『千机锁』刚一打开,果然如慕容紫烟所言,千儿体内的『少阳心经』立即开始自动运转:纯阳真气由气海穴发出,沿关元、中极、曲骨、会阴、会阳和白环诸穴,经由那条独特的『少阳脉』,再回到气海穴之中,完成第一个周天的运行。无需千儿驱动,纯阳真气再次从气海穴中发出,开始自动运行第二个周天,如此源源不断、循环往复……

  而且这种循环也不仅仅是简单的重复,少阳心经每运行一周,真气流强度都会有所加强。就这样,『少阳心经』真气在千儿体内自动运行三圈之后,千儿下体那根懒洋洋的小鸡鸡,就象正在吹气的气球一般,渐渐抬头、膨大,直至变得硬如铁杵!棒身呈蛇形,形状怪异!

  慕容紫烟见状大喜!为加强效果,又激动地对千儿说道:「你现在自行运气灌入气冲穴之中,这也是关闭千机锁之法。」

  千儿纳闷地道:「同样都是将真气灌入气冲穴,怎么一会儿是开启,一会儿又成了关闭千机锁呢?」

  慕容紫烟亢奋地笑道:「据师父所说,启动关闭状态的千机锁,和关闭启动状态的千机锁,都是用这个方法,即第一次为开,第二次为关,以此类推。」

  千儿点了点头,依言行功。得益于银线蛇最后一咬,千儿这次仅用自己的真气便顺利通关。诚如慕容紫烟所言,效果的确和第一次刚好相反,这次果然将『千机锁』关闭,小鸡鸡也很快疲软下去。

  随即,慕容紫烟让千儿第三次运气冲关,再次将『千机锁』打开……

  慕容紫烟心里不禁紧张起来,全神贯注地凝视着这个令她无比心动的男儿,按『少阳心经』秘笈上的记载,千儿这种特异的体质堪称天赋异禀,为世上绝无仅有,正是修炼这门奇功的无上人选。秘笈中还提及,『少阳心经』是以引导气海内丹之中的元阳之气冲开『千机锁』,作为开启和关闭的法门,而第三次冲开『千机锁』,这门奇功就将正式发动!

  慕容紫烟迫切地期待着,想看看千儿在少阳心经正式自行运转之后,在他身上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

  慕容紫烟但觉等待的时间变得无比漫长,大约过了一盏热茶的功夫,只见千儿的小腹下面轻轻颤动了一下,她以灵识探去,发觉千儿终于又冲开了千机锁!

  慕容紫烟抬眼望去,只见千儿双颊迅速涌上一片潮红,双眼也充满了血丝,那根吊在胯间的小鸡鸡急速充血,再度迅速膨大起来,最后变成一根长达八寸,但不算太粗的通红铁杵,硬梆梆直愣愣地冲天而立,像根旗竿一般高高地向上勃起!

  「好厉害的元阳功夫!恐怕也只有千儿,竟能练至如斯境界!」幕容紫烟心中惊叹不已,这样的效果远远超乎她的期望值!初次见到千儿如此亢奋冲动的模样,她的情欲也亢奋得无法自制,一股热流自下体上窜下跳,迅速传遍了全身,她的身子一片火热,对千儿盈盈一笑,姿态优雅而缓慢地宽衣解带……

  此刻在千儿眼中,慕容紫烟已不再是那个叱诧风云的巾帼英雄,不再是他无比敬畏的师父和乾娘,而是一个身材高大健美、体态丰腴成熟的绝代美妇,皮肤白白的、脸儿红红的,英姿勃勃的神情,高雅美丽的仪态,其美貌不输少女,而成熟美妇诱人之风韵也远非少女能及,他心中的欲望愈发强烈。

  人们往往最容易无视和自己最亲近之人,对她的容貌美丑毫无概念,相处十余年,千儿今天还是首次细看慕容紫烟,女人灯下脱衣的时候才是最美的,这话一点儿不错!

  只见她云鬓宫髻,琼鼻樱唇,两缕柔细的鬓发披散肩头,弯弯的柳眉大大的杏眼,右眉上有颗富贵小痣,双眸距离适中,眉若远山含黛,眸似一泓秋水。隆起的山根,高高的鼻梁,略呈鹰勾状的鼻尖形成一道完美的弧形,鼻头光洁肉厚而不见骨,鼻翼稍厚鼻孔细,正看侧看都是那么地圆润,属于大小适中的标准蒜头鼻,相术上这是有福之像,和福气爆棚的鸭蛋脸型配合得天衣无缝!

  人中宽深,淡红樱唇,嘴角略微向上如弯月,大小适中,唇红齿白,下唇稍薄。香舌红润,长长的兔牙洁白整齐,两颗上门牙稍大,守得住财。双唇丰满,性感诱人却又不至于显得过于肥厚,使人容易生出狠狠吻上去的冲动。

  光洁的美人额,两边额角稍高,天中发尖略微凸出。玉颊丰满圆润,每当她微微一笑,便会在嘴角两侧略靠上形成一对性感美丽的梨涡。耳珠丰满多肉。圆润丰腴、富贵而美丽的双下颌,是标准的宫廷贵妇之像。

  她的体态匀称,肩宽却不失圆润,腰细却因丰乳肥臀而不失丰腴,形成前凸后翘的诱人体型。浑身上下的肌肤雪白细腻,细腰之上,越过平坦的腹部,丰满酥胸异军突起,高耸的碗形乳房,乳峰略微下倾,显得柔软而富有弹性,随着身体的摆动晃荡不已。玫瑰色的乳晕略凸出于乳峰,上面散布着些许细小肉粒。紫色乳头直立,圆径和长度比拇指头还稍大,显得硕大无比。

  腰线极高,细腰之下十分突兀地极度隆起呈圆球状,把亵裤绷得紧紧的,仅小腹部稍显平缓。骨盆宽大丰满,柔软凸挺的臀部大若面盆,这是旺夫旺子之相,显示她极能生育。

  深深的臀沟一直延伸至胯间那条若隐若现的诱人肉缝,从千儿所坐的后面偏下这个角度看去,略微分开的肉缝两侧,异常发达的深色外阴唇高高隆起,将凝脂般的内阴唇完全暴露,内阴唇也不负责任地向两边分开,将亵裤下裆夹得折叠起来,几乎变为一根窄窄的布条,颇有丁字裤的诱人风采。

  略微隆起的丰腴小腹部上已有三条淡淡的妊娠纹,与同样丰腴的大腿根部形成两条长长的深沟,两条深沟露出亵裤前裆之外,显得丰腴诱人。倒三角形的柔细阴毛稍显浓密,掩住了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双腿长而直,上粗下细且过渡均匀,若是评选美腿小姐,冠军非她莫属!

  那双天足……唉!不提也罢,什么都好,也很好看,就是稍显大了一些,对女人而言并非幸事,不过和她高高的身材和健美的体型倒也协调。

  此外,另有一种特异的美丽绽放在她那眉梢眼角之间,这就是气质,使得美丽的脸庞看起来更加清雅雍容,堪称贵妇中之极品!

  千儿对琴棋书画和诸般杂艺皆有所涉猎,粗通相面之术,面对这样一张光洁白皙、雍容多福的绝美面庞,心中唯有赞叹不已!美中不足的是,慕容紫烟双眸之间山根过于丰隆,表示她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更强过男子,这也为她多子多福的人生平添了许多波折。

  千儿时常赞美师父是如何如何地美丽,但那都只是随口说说奉承话而已,今天才算真正体会到!

  慕容紫烟修炼的『姹女心魔大法』是武林中最厉害的媚功大法,自然深知女人该如何脱衣,才最能挑逗起男子的欲望,所以即便是宽衣解带,看起来也是如此地诱人情欲。

  褪下白裙和内衣之后,中年美妇身上只剩下一件肚兜儿和一条紧贴着胯臀的窄小亵裤,现出丰满鼓涨的胸脯和又肥又白的臀部,浑圆的双乳在半透明的肚兜儿下隐约可见,真是一付火辣辣的魔鬼身材!由于年龄的关系,慕容紫烟鼓涨膨大的双乳略微有些下垂,但因为大的缘故,依然显得高耸凸挺。小腹部微微隆起,这也正是中年美妇独有的特征,此刻在千儿眼中也构成了一种成熟之美!

  千儿不由得盯向美妇肥白的下体,只见她的臀部肥大且向后翘得老高,窄小的亵裤连她胯下浓密的屄毛都遮盖不住,大半个屁股都露了出来,只能勉强兜住胯间肥蛤。他眼光又移向女人那鼓涨不堪的胸脯,见到她那两只鼓胀膨大而略微下垂的双乳,几乎快把肚兜儿给撑破,那两颗紫涨的大奶头也隐约可见!

  千儿的目光不由得被美妇硕大的深色奶头给吸引住了,似乎初次见到一般。慕容紫烟见千儿只管色迷迷地盯住自己的双乳,身体被体内四处乱窜的热流刺激得血脉贲张,只觉自己体内正在发生某些难以言喻的变化,使她产生一种强烈的需要,在千儿毫无顾忌的目光盯视下,情欲勃发的慕容紫烟感觉自己的双乳愈发膨胀,大奶头也越发硬挺起来!

  慕容紫烟风情万种地拂了拂披散的秀发,向千儿盈盈一笑,摇了摇她那双丰腴凸垂而柔软的肥乳,用双手将雪白肥硕的大奶奶高高托起,极力向男孩展现着女人的媚态和诱人的酥胸,吃吃地媚笑道:「小坏蛋,尽盯着我的胸脯干嘛,又不是没见过,我的身子有什么好看的,不过乳房和臀部比小姑娘们大些罢了,莫非我的宝宝饿了,想吃妈妈的奶么?」

  慕容紫烟抬高右腿靠在椅背上,将胯间三角地带凑向千儿的鼻子,妖媚无限地轻笑道:「我的小宝宝,你再闻闻我下面的气味儿好不好闻?骚不骚?」

  千儿但见窄小贴身的亵裤下裆已湿了一大片,原本就薄的绸缎因而变得更加透明,亵裤里面中年美妇胯间那丛浓密的黑森林清晰可见,并有不少屄毛从下裆两侧钻了出来,他不由得惊叹美妇屄毛之多!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

  慕容紫烟又腻声道:「这几天是我的排卵期,也是女人每个月性欲最亢奋的时期,下面水水比较多,洞儿边上看起来黏乎乎的,亵裤也湿得特别快。你只要把已被浸湿的下裆拨开,就可以看到我们女人生小孩的地方了。」

Other chapter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一)合璧双修2)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合璧双修1)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1-105)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一))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三))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四))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五))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六))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七)) 云岚
Similar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新淫乱秘史之三 人兽情一
黄蓉新传第一部之毁容行动(第1-6章) needfor08
黄蓉新传第一部之毁容行动(第7-10章 第一部完) needfor08
怀念十几年前的GZ之旅(完) robin921
熟女阿芳(续一)(原创)
孽海花之雾花禁忌(完) 紫藩
《娇妻出轨之谜—白领丽人系列之六 》 作者:京城笑笑生
《道根佛花》之《无衣》(完结)
人偶的秘密(诡秘之主同人)
師師之終見神秘人(完) 善若水
催眠之性福一家人(1-10) 神图
孽海花之约爱(完) 紫藩
谍海花之黄金眼(01-03) bigheadyang
正文 第226章 与茜茜黑屋作战-正文 第231章 母女花之美(下)
谍海花之黄金眼(04-05 結完) bigheadyang
警花之殇 作者:八云
恶女戏夫(相公好难追之四) 【1-5 元媛
恶女戏夫(相公好难追之四) 【6-10 全文完 元媛
一百零四、心狠杀人,真容可憎
[炉鼎真修](苟道中人二创同人)第1-2章 花姝一(剧情铺垫)
Recommend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十八)夫人沦陷冲天钻 姹女心魔大法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十九)姹女心魔大法)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合璧双修1)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一)合璧双修2)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二)家事国事)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三)再见烟霞仙子)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四)乱伦家族)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五)仙子之乱)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六)二龙三凤) 云岚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二十七)地宫美妇) 云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