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迷途 (27-28)

189Clicks 2022-06-16 Author: 兮夜
#娇妻  
【娇妻迷途】(27)

作者:兮夜2022年6月1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字数:5434

  (持续更新中,目前连载至46章,喜欢的书友帮忙点点赞支持一下,感谢……)

               第二十七章

  妻子都已经记不清楚,自己今晚这是第几次被送上高潮,现在的妻子双目涣散眼神迷离,只感觉浑身瘫软的像一滩烂泥,身上没有一丝的力气,整个人更是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身上都是黏糊糊的汗液,而吴铁军的那根异常粗大的肉棒竟然还插在妻子的身体里面驰骋着。

  「丁老师,我的鸡巴厉不厉害?操的你爽不爽?」吴铁军单手抓揉着妻子的乳房,手指轻轻拨弄妻子小巧的乳头,另一只手抚摸着妻子滚烫的脸颊,手指放在妻子红润唇边,似乎想要把手指塞进妻子的嘴里。

  「唔……」当吴铁军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妻子挣扎着摇了摇头头,想要阻止吴铁军的动作,要知道吴铁军的手指才刚刚触碰了自己的下面啊,嗅着吴铁军手指上难闻的气味,妻子恶心的不行,尤其是那黏糊糊的感觉,让妻子忍不住一阵反胃,无力的抬起手想要把吴铁军的脏手打开。

  「丁老师,这可是你自己身体里淫液的味道啊,你不想品尝一下吗?」吴铁军反手握住妻子的手,把妻子的手按在床上,然后继续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妻子的脸颊坏笑着说道。

  「嗯……呸……吴铁军,你少……少恶心人!哦!」在吴铁军的抽插之下,妻子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吴铁军淫笑着看着自己身下的妻子,下身对着妻子狠狠一插,整根粗大的肉棒几乎全部没入妻子的身体里面,妻子忍不住张开红唇『哦』了一声,吴铁军却趁机把手指插进妻子的红唇之中!

  「丁老师,你以前没有尝过自己下面淫水的骚味吗?」吴铁军手指插在妻子的嘴里,每当妻子想要挣扎的时候就对着妻子的蜜穴用力一插,让妻子使不上反抗的力气,然后手指触碰着妻子柔软的小舌头坏笑着说道,「丁老师,没想到你表面上看着一本正经,下面的淫水这么的骚啊!」

  「呕……呕……嗯……你……你混蛋……啊……」妻子虽然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但是被吴铁军用话如此羞辱,还是忍不住含糊不清的反驳着,只是在吴铁军的抽送之下,妻子愤怒的话竟像是在撒娇一样,吴铁军看着妻子愤怒的眼神,又稍微加快了抽送的频率,没几下就插的妻子娇喘连连,无暇反抗吴铁军羞辱的行为。

  「丁老师,你高潮了几次了?」吴铁军抚弄几下妻子的香舌,然后从妻子嘴里抽出手指,随意的在妻子的乳房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指,然后揉捏着妻子的乳房问道。

  「没……啊……没有……」妻子虽然身体早已被吴铁军霸占,却依旧硬着嘴咬着牙矢口否认,吴铁军知道妻子不肯承认是因为脸皮博,却故意一边加快速度抽插着妻子的蜜穴一边羞辱的说道,「真的没有吗?丁老师,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哦!」

  「啊……啊……啊……」在吴铁军的急速抽插之下,妻子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而随着吴铁军的强势抽插,两人交合之处顿时想起啪叽啪叽的淫水四溅的声音,吴铁军一边势大力沉的抽插着一边抓着妻子的两个乳房对着妻子羞辱道,「丁老师,你看看你骚逼里面流淌出来了多少骚水,你的骚水早就把床单湿透了,你还不承认你被我操高潮了?你说等明天打扫卫生的阿姨进来,看到着湿透的床单和满屋子的骚味,会不会心里嘀咕这是哪个骚货喷了这么多?」

  「啊……别……别说了啊……混蛋……你混蛋……啊……」听到吴铁军侮辱的话,想到明天背地里会被人这么评价,一向把脸面看的比什么都重的妻子忍不住的浑身颤栗着,又被吴铁军粗大的肉棒狠狠一撞,忍不住拉着长腔呻吟出声,同一时间一大股热流再次从妻子的下身涌出,竟然在吴铁军的羞辱中又高潮了一次!

  「呼呼……呼呼……呼呼……」高潮过后的妻子急促的喘着粗气,刚刚被吴铁军羞辱后的愤怒也被高潮的余韵冲散一空,妻子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如果现在不是自己大张着嘴呼吸,妻子甚至感觉自己会不会窒息!

  『他……他怎么还不射……』高潮过后脑袋稍微恢复一点清明的妻子,感受着自己下身吴铁军那依旧坚挺着的肉棒,忍不住的心神一颤,不由的对吴铁军产生了恐惧心理,如果……如果他再继续下去,自己……自己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在床上!

  「丁老师,丁骚货,你又被我操到高潮了啊!」吴铁军捏着妻子的乳房对着妻子坏笑,此时妻子白嫩的乳房早就被吴铁军抓揉的道道血红指印,而看着本来白嫩的乳房被自己蹂躏成这幅样子,吴铁军非但没有心疼,反而眼神中带着一股子兴奋的疯狂,对着妻子坚挺的乳房啪的一下就是一巴掌,扇的妻子白嫩的乳房颤动不止,「来,丁骚货,换个姿势!」

  「唔……」从来没有被如此对待过的妻子眼眶中闪烁着晶莹的泪珠,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灵上的委屈,只是倔强的妻子却紧咬牙关一言不发,只是无比屈辱的看着趴在自己身前的吴铁军。

  「嘿嘿,丁老师,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觉得我说的不对吗?」吴铁军轻轻抚摸着被自己蹂躏的不成样子的乳房,手指拨弄着挺翘的乳头,眼神却看着妻子绯红的脸颊继续说道,「我亲爱的丁老师啊,要我说你们做老师的就是虚伪,明明身体上骚的不行,偏偏非要装出贞洁烈妇的样子,我猜你现在肯定觉得委屈的不行吧!可是刚刚明明我那么粗暴的对待你,但是你看看你高潮了多少次?你看看你淫叫的多么风骚?丁老师,你其实恨不得我粗暴的对待你,狠狠的操你的骚逼,对不对?」

  「你……你胡说!」和吴铁军对视片刻,妻子的眼神有点躲闪,不想面对吴铁军满是侵略性的眼神,而面对吴铁军刚才说的话,妻子只是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不是妻子不想争辩,主要是妻子现在被吴铁军脱光了躺在床上,他那粗大的肉棒还插在妻子体内,妻子就连跟他说话都觉得羞耻,哪里还有争辩的勇气!

  「嘿嘿,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知道!」吴铁军活动一下身子,扶着妻子的柳腰从妻子体内抽出自己粗大的肉棒,随着啵的一声,吴铁军的肉棒拔了出来,而随着吴铁军肉棒的抽出,妻子竟然忍不住的发出一声轻呼!

  轻呼过后的妻子无比羞耻的扭过头,咬着牙抬起胳膊,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吴铁军扶着肉棒,用龟头摩擦着妻子肿胀的下身,「丁老师,你的骚逼怎么被我操肿了啊,是不是很久没被操了?」

  「吴铁军!」刚喘口气的妻子听到吴铁军的话,又是一股的愤怒感涌上心头,咬着牙瞪着吴铁军怒斥一句,然而想到自己这种发泄愤怒的方式,好像根本对吴铁军起不了任何作用,忍不住一阵泄气,再次懊恼的把头撇向一边,假装没听见吴铁军的污言秽语。

  而面对愤怒的妻子,吴铁军只是咧嘴一笑,弯腰抄起妻子柔软滚烫的娇躯,在妻子的一声惊呼之中,把妻子翻了个身,让妻子趴在床上。吴铁军淫笑着拍打了一下妻子挺翘白嫩的大屁股,不顾妻子不满的轻哼,抬起腿骑坐到妻子的身上。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相处,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无疑都是一场场残酷的交锋。而现在的妻子,很明显的是出于下锋,面对吴铁军的语言侮辱和粗暴行为,妻子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吴铁军不止在肉体上霸道的占有着妻子,还不断地在精神上摧残着妻子,而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享受这种征服的快感之外,更多的也是为了彻底的征服妻子。

  久经风月场所的吴铁军知道,要想让一个女人对自己心悦诚服,单纯肉体上的征服根本不现实,只有不断瓦解女人的羞耻心,让女人在自己面前彻底褪下伪装,才能彻底的占有这个女人,而自己身下的这个丁老师,最大的伪装无疑就是太过注重自己的形象和身份!所以吴铁军按着自己的肉棒,在妻子的微微挣扎中挤进妻子的两腿之间,再次塞进妻子紧窄的蜜穴当中,然后搂着妻子的柳腰把瘫软的妻子拉了起来,拽着妻子的胳膊让妻子跪在床上,对着妻子淫笑道,「丁老师,你看咱们现在这个姿势像什么?」

  「唔……」妻子低垂着头发出一声轻哼,瀑布般的秀发四散开来,遮住妻子羞红的面颊,面对吴铁军的问题,妻子知道吴铁军嘴里肯定没什么好话,就紧咬着牙关,发誓不搭理吴铁军的污言秽语!

  「嘿嘿,丁老师,你知道狗是怎么交配的吗?」见妻子不搭理自己,吴铁军也不生气,而是用力拱了一下腰身,把自己粗大的肉棒彻底塞进妻子的蜜穴当中,趴在妻子耳边淫笑道,「嘿嘿嘿……亲爱的丁老师,我我猜你这么高尚的人肯定没见过狗屎如何交配的,我告诉你啊,狗交配的时候就是咱们现在这个姿势,而母狗的姿势就跟现在的你的姿势一模一样!」

  「哦……吴铁军!你……哦……你混蛋啊……」本来不打算搭理吴铁军的妻子,听到吴铁军这么羞辱自己,竟然把自己形容成母狗,内心无比的屈辱,即使被吴铁军紧紧的搂着,也忍不住挣扎着怒骂,只是妻子每挣扎一下,吴铁军就狠狠的插一下,反复几次之后,妻子忍不住的喘息急促,怒骂声也逐渐变成了耻辱压抑的呻吟!

  「嘿嘿嘿……」听着妻子的怒斥,吴铁军坏笑着,手伸到前面抓住妻子的乳房,对着妻子肥硕的屁股就是一顿急促的输出,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伴随着妻子压抑的尖叫响彻房间!

  「丁老师,跪好了!」吴铁军狠插几分钟后松开妻子的乳房,妻子无力的瘫倒,脸深深的埋在床上,吴铁军单膝跪在妻子身边,对着妻子肥白的大屁股又是一巴掌,然后双手压在妻子的腰背之间,开始死命的输出!

  「丁老师!丁骚货!你知道吗,母狗就是像你这个样子交配的!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一条母狗有什么区别?啊!」吴铁军嘴里一边不断的羞辱着妻子,一边按着妻子的腰身疯狂的抽插。

  后入本来就更容易插到女人的最深处,吴铁军的肉棒又异常的粗长,几乎次次都能顶到妻子蜜穴的最深处,所以才吴铁军的快速抽插之下,没几分钟妻子就一阵痉挛,即使紧咬着牙关也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尖叫起来,而吴铁军也几乎到了爆发的边缘,随着妻子紧窄阴道的一阵收缩,吴铁军抽插更快,大声嘶吼着,「母狗,操死你,操死你这个骚货,骚母狗!」

  「不……不要!啊啊啊啊……别……别射里面啊……啊啊啊……」即将昏迷的妻子感觉到吴铁军的疯狂,知道吴铁军可能要射了,忍不住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尖叫着挣扎着,想要把吴铁军的肉棒弄出体外,可是这时候的吴铁军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一把抓着妻子的腰身不让妻子挣脱,然后对着妻子狠狠一挺腰身,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全部喷射到妻子颤抖的身体里面!

  「呼呼……呼呼……」而随着吴铁军最后的内射,妻子瘫软的趴在床上急促的喘息着,绯红的娇躯还不是的微微颤抖一下,吴铁军慢慢的抽出插在妻子体内的肉棒,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下床,挺着肉棒从床头柜上拿过纸巾,一边擦拭着妻子的下身一边说道,「对不起啊丁老师,刚才太刺激了,实在是忍不住,下次我保证不射在你里面了!」

  妻子哪里还有力气说话,眼泪不停的从眼角涌出来,今晚自己不止被吴铁军插入,还被吴铁军不断的羞辱,甚至还被吴铁军拉着做出那么屈辱的姿势,最后竟然还被吴铁军射到里面。想到这一切妻子就崩溃无比,想要狠狠的怒骂吴铁军,可是妻子的精力早已被吴铁军耗尽,当吴铁军拉过被子轻轻盖在妻子身上之后,妻子趴在床上流着泪,没几分钟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现在时间已经接近一点,而妻子来的时候才十点不到,也就是说吴铁军跟妻子,整整疯狂了三个多小时!看妻子睡着之后,吴铁军笑着走向卫生间,身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吴铁军知道,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个丁老师就会彻底臣服在自己胯下!

  轻哼着低俗歌曲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的吴铁军,嘴角带着欢快的笑意,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之后,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凝重之色。

  「喂小武,我刚才手机静音了,没看到电话,你们现在在哪儿?……行,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去!」挂断电话后的吴铁军,迅速的穿上衣服,看了一眼沉睡的妻子之后,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 *** ***

  「勇哥,你知道吗,昨晚咱们市里发生了一件大事!」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一个跟我一起来这边出差的小伙子端着餐盘凑到我身边,神秘兮兮的对着我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啊?」看小伙子脸上神秘兮兮的表情,我忍不住有点好奇的问道。

  「勇哥,咱们市城南现在不是正搞旧城改造,好像是那些拆迁的和当地住户的拆迁款没谈拢,然后昨天夜里拆迁的跟原住户起了冲突打了起来,听说当时死了好几个人呢!」小伙子看了一眼周围的同事,然后在我身边小声说道。

  「你这是从哪儿听到的消息啊,别瞎造谣啊,要是真的发生这种重大事故,今天早上新闻就应该有报道吧?」虽然看小伙子说的真切,但我还是忍不住有点质疑事件的真实性。

  「真的,你看这是昨晚朋友发过来的视频,我朋友就是城南那边的,现在微信群里都在流传这个事件,不过那些拆迁的好像很有势力的样子,很快就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听说那些最开始在微信里转发的人,还被警察请进去喝茶了呢!」小伙子撇着嘴,显然是对政府的这种强权不满。

  「哎,如果是真的,这种事最后吃亏的还是老百姓!这种旧城改造都是政府在后面支持,咱们这些平民百姓哪里斗得过政府?」我随便看了眼小伙子递过来的手机,手机画面里乱哄哄的,视频也摇晃的厉害,不过倒是能稍微的看清楚几张人脸,只不过从视频里也看不出什么,我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听小伙子说完后,心里难免也有点唏嘘,不过我感觉这种事离我很遥远,也就叹息两句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觉得本来还不错的午饭顿时没了香味。

  听小伙子谈起老家,我忍不住的就想起自己的妻子,说起来来到这边出差也已经有几个月了,这边的业务目前也谈的差不多了,要不是还有最后的一些收尾工作,说不定现在我已经回家了。

  不过最多也就还有一个星期,等收尾工作结束之后,我也就可以彻底解放回家,要给妻子带点什么礼物呢?我一边吃着饭一边细细思索,想起来妻子一直想要换个新款的苹果手机,我也就有了注意,想到妻子看到礼物之后惊喜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久没跟妻子亲热的我,心里也不自觉的有点火热……


                第二十八章

  这么多年来,妻子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睡的这么沉过,床头的手机闹钟响到第三次,妻子才睁开朦胧的睡眼,有点迷茫的看了看陌生的房间之后,沉思片刻才想起来昨晚发生的那些事!

  「混蛋!吴铁军!」妻子稍微一动就感觉身上阵阵酸痛传来,尤其是自己的胸口,还有……还有下身!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妻子忍不住低吼一声,却久久没有听到吴铁军的回应,他难道就这么走了吗?妻子抬起头环顾自周,可房间里一片安静,哪里还有吴铁军的身影,片刻之后妻子无力的垂下头,屈辱的泪水就忍不住夺眶而出!

  说起来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有人贪图妻子的美色,想要跟妻子发生点什么,可妻子面对那些男人从来都是不假辞色冷眼相向,久而久之围在妻子身边的那些男人也就都知难而退了!

  可自己怎么就偏偏遇上这么一个臭流氓啊!面对吴铁军这个臭流氓,妻子以前拒绝男人的那些办法根本没有一点效果!吴铁军这个混蛋,一步步的突破着妻子的坚持和底线,关键妻子还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直到现在彻底失身,还被吴铁军这个混蛋内射!这么多年的贞洁,竟然就这么被吴铁军这个臭流氓夺走了!

  可自己能怎么办?报警吗?然后弄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怎么可能!先不说自己能不能舍下这张脸,到时候自己的家人同事如果知道了怎么办?自己怎么面对身边的人异样的眼光?自己以后怎么面对自己的老公?想起自己的老公,妻子忍不住一阵心酸,无尽的愧疚感涌上心头,虽然这一切根本不是自己自愿的,但现在自己确确实实失身了!自己以后,以后要如何面对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啊!

  就在妻子思索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放在床边的手机震动一声,妻子拿起来看了一眼,原来是吴铁军发过来的微信,「亲爱的丁老师,你起床了吗?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本来应该在酒店陪着你的,但昨晚朋友突然给我发信息说有急事,我看你睡的很浓,就没忍心打扰你,现在刚刚忙完,你要是还走的话我这就赶回去!」

  「吴铁军!你混蛋!无耻!臭流氓!」看完信息后妻子扔掉手机,无力的攥着拳头狠狠的一下一下锤击在床上,发泄着心中压抑积郁的情绪!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妻子才逐渐的平复下来,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直到手机闹铃再次响起,妻子回过神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已经七点多了,眼看上班快要迟到的妻子赶紧擦干眼泪,强撑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随着洁白的被单滑落,妻子白嫩的乳房上道道紫红色的手印,而即将迟到的妻子现在顾不上这些,微微颤抖着下了床,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想要穿上却又感觉自己身上都是难闻的气味,只能抱着衣服先去卫生间去洗澡……

  「哇,丁老师,少见啊,咱们怎么说也同事好几年了,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你迟到呢!」妻子刚走进办公室坐下,张老师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放下手头的工作凑到妻子身边惊讶的说道。

  「一边去,谁还不能有点特殊情况啊!」妻子低着头整理着自己的办工桌,没太敢去看张老师那好奇的眼神,张老师显然对于妻子的回答不太满意,对着妻子笑嘻嘻的追问道,「那我亲爱的丁老师,你今天早上有什么特殊情况啊?」

  「用你管,大早上的你不赶紧备课,跟我在这儿瞎贫什么呢!」整理完办工作的妻子,有条不紊的拿出今天要上的课程开始备课,头都没抬的对着张老师说道,「张老师,你要是没什么正事就赶紧忙你的去,我还要备课呢!」

  「嘿嘿,我又没迟到,早就备完课了!」张老师笑嘻嘻的说道,说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凑到妻子耳边小声说道,「对了丁老师,你说起正事我还真有件事要跟你说呢!你肯定不知道吧,我听说周主任昨晚被人打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呢!」

  「哦……」早已知道这件事的妻子低着头随口答应了一声,张老师看妻子没什么反映,忍不住疑惑的问道,「丁老师,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啊,你难道也知道这件事了?」

  「啊?你说什么?」听到张老师疑惑的语气,妻子才察觉到自己的反映太过平淡了,为了不让张老师继续追问下去,妻子只能假装自己刚才没听清张老师的话,抬起头满脸疑惑的看着张老师问道。

  「喂,丁老师,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啊!」看妻子疑惑的看着自己,张老师不满的撅着小嘴抱怨道,刚想开口继续说周主任被揍的事,却突然看到丁老师脖颈下有一个鲜红的痕迹,忍不住又坏笑着跟妻子开着玩笑,「哦,丁老师,我说你今天怎么迟到了呢,原来是昨晚私会小情人去了啊!」

  「呸,张老师,你说什么呢!」听着张老师取笑的话语,还不知道怎么被识破的妻子瞬间脸上一片羞红,眼神慌乱的说道,「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你的嘴!」

  「嘿嘿,丁老师,这么生气干嘛,我要不告诉别人!」看妻子俏脸上慌张的表情,张老师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捂着嘴笑嘻嘻的跟妻子开着玩笑。

  「张老师我告诉你,这种事你可别胡说,要不然我真的生气了!」妻子知道张老师向来口无遮拦,看张老师还在纠缠这件事,害怕被张老师宣扬出去的妻子,只能忍着内心羞耻严肃的盯着张老师说道。

  「哎吆,丁老师,我不就是开开玩笑,你至于这么生气嘛!」看妻子好像真的生气了,张老师这才吐了吐舌头嘴里嘟囔道,说完之后为了化解尴尬,又对着妻子小声道,「我刚才跟你说的周主任被揍的事,你真不知道啊?」

  「什么?周主任被揍了?被谁揍了啊?严不严重?」虽然张老师有点贫嘴,但毕竟张老师是妻子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妻子刚才那么严肃也不是真的生张老师的气,现在见张老师主动转移话题,也就装成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一样,惊讶的接连问道。

  「我也是刚听别的老师说的,不过周主任应该伤的很严重,要不然也不至于住院吧!」张老师冲着妻子神秘兮兮的说着,然后轻哼一声,「不过周主任也是活该,谁让他整天调戏学校里的女老师,我猜啊,说不定就是咱们学校里哪个老师的家属打的他呢!」

  「好了,别瞎猜了,快点准备准备马上就上课了!」听张老师说打周主任的是老师的家属,妻子不由得的脸上有点发烫,随口应付两句打发走张老师后低下头赶紧备课。

  「对了丁老师……」张老师刚离开没一分钟,又把头探到妻子身边,冲着妻子神秘兮兮的笑道,「嘿嘿……丁老师,你最好把你的脖颈遮挡一下!」

  「啊?为什么啊?」妻子不明所以,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满脸坏笑张老师,张老师指了一下妻子修长脖颈的某个位置,然后对着妻子说道,「丁老师,你脖子上这被男人吮吸的痕迹太明显了!」

  妻子顺着张老师指的方向,打开手机自拍功能用手机照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才发现脖颈下方有一个鲜红的印记,妻子赶紧慌乱的捂住,紧张的解释道,「你别瞎说!这,这是昨晚被蚊子咬的!」

  「嘿嘿……我懂……我懂!」张老师接连说了两个我懂,然后不待妻子说什么就收回脑袋,想到张老师那揶揄的眼神,妻子捂着脖子羞愤欲死,心里恨不得立马弄死吴铁军那个混蛋!

  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在这么下去了!妻子表面上一本正经的趴在桌子上备课,思绪却早就乱作一团。这么长时间以来妻子为了弟弟的事,跟吴铁军之间纠缠不休,甚至还在昨晚还失身于吴铁军,这让妻子愤怒的同时,心底不由得恐惧起来,妻子害怕再这么跟吴铁军不清不楚的纠缠下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

  妻子用力捏着手里的笔,咬着牙发誓自己一定要跟吴铁军彻底断绝这种关系!

  但妻子不敢直接删掉吴铁军的微信,不敢跟吴铁军玩消失,因为吴铁军知道妻子太多的事情,知道妻子现在工作的学校,知道妻子的家,甚至还和自己的弟弟扯上了关系,妻子知道吴铁军的流氓习性,害怕自己如果玩消失,吴铁军万一做出一些疯狂的事,自己根本承担不了那种后果!

  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妻子不断的抿心自问,却迟迟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心急如焚之下竟然硬生生把手里的笔掰断了!

  「咔……」妻子赶紧紧张的抬起头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办公室里的同事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常之后才松了口气,赶紧把断成两节的笔扔到垃圾桶里!

  此时妻子也没有心思再备课了,拿着手机随手刷了几个短视频,然后鬼使神差的打开百度浏览器,微红着脸在搜索框里输入几个字:「男人喜欢什么?‘妻子之所以输入这几个字,是想找一下男人的弱点,然后跟吴铁军谈谈条件。

  ‘男人最爱的三样东西:钱,权,女人!’浏览器确实给出了结果,只不过看到结果后的妻子妻子却更加气馁。钱?妻子也想要给吴铁军一点钱,让他不再纠缠自己,可是妻子知道吴铁军这个人根本不缺钱,况且自己这种普通家庭,也拿不出太多的钱来!权?妻子更是想也不用想,自己一个普通的教师,能有什么权利?况且自己有权利的话,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吧!至于最后一个,当然是妻子最不愿意面对的,如果自己不是为了摆脱吴铁军,也不用在浏览器上搜这种尴尬问题了。

  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难道自己真的就任由吴铁军为所欲为吗?

  不!绝对不行!妻子攥紧拳头眼神坚定,为今之计只能和吴铁军好好的谈一下,问问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不纠缠自己,然后把主动权掌握到自己手中!

  如果,如果他答应以后不再纠缠自己的话,自己,自己哪怕再答应他一次…

  …想到这里妻子忍不住的脸上一红,暗恨自己的立场不坚定,刚刚明明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再跟吴铁军再纠缠不行的!可是妻子也知道,吴铁军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自己,这可能是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哎……」妻子深深的无奈叹息一声,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烦恼的事情,然后慢慢松开了攥紧的拳头,重新拿出一支笔忙碌起来。

  整整一天吴铁军接连不断的给妻子发了几十条信息,扰的妻子烦不胜烦,但妻子一条都没有回复过,虽然妻子想要跟吴铁军好好谈谈,但昨晚刚跟吴铁军发生过关系,妻子现在心里既愤怒又觉得有点尴尬,实在不愿意搭理吴铁军。

  不过好在,吴铁军虽然不停的给妻子发着信息,但却一直遵守着之前的承诺,没有主动给妻子打过电话,吴铁军的这种做法,倒是也给了妻子一点点的安全感,让妻子觉得他还算是个诚信的人。所以第二天下午,再次收到吴铁军好多垃圾信息之后,知道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的妻子,沉默片刻之后拿起手机回复一句,「吴铁军,我想和你谈一下!」

  跟吴铁军约定好见面的时间地点,放学之后妻子赶了过去,这次约定见面的地方既不是酒店也不是什么会所之类的地方,来妻子就在微信里跟吴铁军说过,自己只是过来跟他谈一下,让吴铁军随便找个近一点的地方,自己跟他说几句话就走,吴铁军倒也听话,定位了一个离妻子学校很近的位置。

  妻子赶到位置之后,却迟迟没有见到吴铁军,刚想掏出手机给吴铁军发信息,不远处的一辆路虎揽胜车门打开,带着墨镜的吴铁军从车里下来,站在车边朝着妻子笑眯眯的挥手。

  妻子看到吴铁军的笑容就来气,忍不住气恼的狠狠跺了跺脚,这才无奈的向着吴铁军走去。看妻子走过来,吴铁军赶紧替妻子拉开车门,只不过对于吴铁军的这殷勤举动,妻子没有任何的感动,内心反而更加的烦躁,因为吴铁军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妻子能从吴铁军的举动中感觉到一种得意,这种得意让妻子发自内心的羞耻!

  「丁老师,前天晚上真的不好意思,我确实是临时有事……」妻子上车之后吴铁军替妻子关上车门,然后自己坐到驾驶位,又变魔术一样从副驾驶拿出一大束鲜花,扭过头笑眯眯的递到妻子面前,「丁老师,希望你能原谅我!」

  「你……我不要!」吴铁军的这一举动无疑打乱了妻子的计划,妻子本来还酝酿着跟吴铁军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愤怒,然后借着那股子愤怒提出自己摆脱吴铁军的想法,虽然知道吴铁军不会那么轻易答应自己,但最起码自己能稍微占据一点主动权。可看着抱着鲜花满脸堆笑的吴铁军,本来就带着某种目的的愤怒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沉默片刻后才愤怒道,「吴铁军,我又不是小姑娘,你不用在我面前弄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我不吃你这一套!」

  「丁老师,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这不是讨好你,就单纯的为那一晚的突然离开跟你道歉而已!」虽然妻子迟迟未接自己递过去的鲜花,但吴铁军依旧倔强的举着鲜花,跟着妻子解释道。

  「不用!我找你是有事要跟你说!」妻子摆了摆手,示意吴铁军先放下手里的花,吴铁军见妻子实在不愿意要依旧没再坚持,而是随手把鲜花放到副驾驶后对着妻子说道,「不着急,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等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咱们两个慢慢谈。」

  「……」妻子刚想开口说不用找地方,吴铁军已经打火开车走了起来,妻子刚刚酝酿差不多的情绪又憋了回去,心中烦闷的不行,只能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开着车的吴铁军,心中恨不得他立刻马上出车祸撞死才好。

  吴铁军当前做的这一切,肯定也有他自己的目的,对女人的心理琢磨的无比透彻的吴铁军,深知自己才那么强势的操了妻子,现在她的心中肯定满腔的怒火,自己现在跟她谈无疑等于点燃了炸药桶,所以吴铁军把车上欢快的音乐开的很大,慢悠悠开着车走在路上,慢慢消磨着妻子心中那股愤怒的火焰。

  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妻子几次想要开口跟吴铁军说话,吴铁军却总是岔开话题跟妻子瞎贫嘴,面对不断插科打诨的吴铁军,妻子也只能无奈的闭上眼,等着吴铁军找到地方再说。

  「丁老师,你想跟我谈什么?」兜兜转转了近一个小时,吴铁军终于找到一个在他看来安静的地方,停车熄火之后扭过头看着妻子问道。然而这时候妻子最开始酝酿的情绪早就被消耗一空,面对着笑容满面的吴铁军半天没说出一句话,不过吴铁军倒也不着急,只是安静的等着妻子开口。

  「吴铁军,我们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想得到的也已经得到了,你就放过我行不行!」当酝酿好的愤怒消失之后,妻子的心里只剩下彷徨和无助,终于在吴铁军面前流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有点怯懦的对着吴铁军说道,甚至就连说话的态度上也没有了往日的骄傲和对吴铁军的不屑。

  只是想到自己已经都被吴铁军侵犯了,自己还要不顾脸面的低声下去求他,妻子的心里就愈加难受,忍不住的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抬起头愤恨的盯着吴铁军恶心的大脸大声斥骂道,「吴铁军,你混蛋,你为什么非要纠缠着我啊!我都已经结婚了,你这样做让我怎么面对自己的家庭,怎么面对自己的老公?你只顾了你自己,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啊!」

  看着泪流满面的妻子,吴铁军没有说话,只是推开车门走下车,然后拉开妻子身侧的车门,不顾妻子的挣扎反抗,紧紧的把妻子抱在怀里!
Other chapter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娇妻迷途(001-299完结) 放逐
娇妻迷途(001-035) 兮夜
娇妻迷途(2) 兮夜
娇妻迷途(3) 兮夜
娇妻迷途(4) 兮夜
娇妻迷途(5) 兮夜
娇妻迷途(6) 兮夜
娇妻迷途(7-8) 兮夜
娇妻迷途(8) 兮夜
娇妻迷途(9-10) 兮夜
Similar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娇妻之殇系列(二)娇妻何求(16)
冷艳娇妻之驯奴鞭(娇妻何求)(15) 六欲心魔
冷艳娇妻之驯奴鞭(娇妻何求)(14)
冷艳娇妻之驯奴鞭(娇妻何求)(13)
冷艳娇妻之驯奴鞭(娇妻何求)(12)
冷艳娇妻之驯奴鞭(娇妻何求)(11)
冷艳娇妻之驯奴鞭(娇妻何求)(10)
冷艳娇妻之驯奴鞭(娇妻何求)(9)
冷艳娇妻之驯奴鞭(娇妻何求)(8)
娇妻之殇系列(二)娇妻何求(7) 六欲心魔
娇妻之殇系列(二)娇妻何求(6) 六欲心魔
娇妻之殇系列(二)娇妻何求(5) 六欲心魔
娇妻之殇系列(二)娇妻何求(4) 六欲心魔
娇妻之殇系列(二)娇妻何求(3) 六欲心魔
娇妻之殇系列(二)娇妻何求(2) 六欲心魔
娇妻之殇系列(二)娇妻何求(1) 六欲心魔
妻迷(57-63) 一只毛豆
妻迷(54-56) 一只毛豆
妻迷(43-53) 一只毛豆
妻迷(32-42) 一只毛豆
Recommend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万劫不复 (第二部)(16) zxc9527
绿帽局中局之我和我绿帽朋友的故事03(完)
赎罪的妈妈(01-10) 夜无常殇
娇妻的沉沦(01-20) djfen
天藏虎走(21-22) bigfei1905
哺乳妻(4-6) 八九不离十
背德的欲望-群狼的盛宴(6-11) 一柱擎天
赎罪的妈妈(2-3) 夜无常殇
关于我的武林大侠母亲和冷艳剑修姐姐...(上) 猪雨
我的妻子是女神(1) 兮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