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玲莉》 (17-18)

3038Clicks 2011-12-22 Author: 小鸡汤

                (17)

                (上)

  莉的说话叫我如堕深渊,思想被抛得很远,眼前只不断晃动着玲的容貌,莉看到我整个人呆若木鸡,轻声笑说:「怎么了?想起姐姐吗?虽说那个是我的好姐姐,但你现在要与我做爱,却想着别人,不是有点太过份了?」

  我被莉的话带回现实,茫然说道:「如果你是玲的妹妹,我就更不可以跟你发生关系!」

  莉娇纵地道:「为什么不可以?你跟姐姐既已分手,即跟我也没有关系,那一对毫无关系的孤男单女交流切磋,又有什么不可以了?」说着莉没待我回答,蹲起小腿扶着我坚挺的阳具往自己屄口轻磨两遍后,便缓缓坐下,把整根鸡巴不徐不疾地埋没在自己的阴道里。

  那一阵久违了的温热随着肉棒被吞噬而直透全身,我但觉舒适无比。莉的阴道十分紧窄,虽早已湿润一片,但仍觉寸步难行,这小妮子口里说得豪放,但以我阅女无数的见识知道,小女孩的性经验其实不会太多。

  全根尽没后,莉嘻笑着说:「好粗啊!我在加拿大的时候吃惯洋肠,想不到中国人也有这么厉害的。」

  我虽被热暖的阴道包裹得无比舒服,可这时脑里尽是玲的影子,根本无心享受,着莉说:「求你不要再玩了,告诉我玲的事吧,我很挂念她。」

  莉挑衅般的笑道:「想我告诉你姐姐的事?你把我操得舒服了,我便告诉你啰!」

  女子的傲慢使我感到莫名的愤怒,这段日子我事事可以对你容忍,但玲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我实在忍受不了她要成为满足一件事情的筹码。我低下头来,强忍着说:「我知道你恨我伤害了你姐姐,但不要这样,我只想知道她的近况,你不要做一些令大家都难堪的事情。」

  莉态度不改的说:「难堪的事情?你的鸡巴都已经全部插了进来,你跟我是干上了,反正都做了,为什么还在装君子?」

  我怒由心生,抬起头来伸手到莉的额上,拨着那滴滴的汗珠,平静道:「在装的是你!看,满头都是汗水,如果你吃惯洋肠,会一插入就这样子吗?」

  「什么?」莉被我一言破道,满面尴尬。我没有答话,决心要好好教训,当下扶着她的腰子缓缓挪动移向床边,直至双脚着地便整个人站起来,期间鸡巴一直插在她的阴道里。莉被我突然的举动弄得有点不知所惜,只懂像八爪鱼般牢牢的抱着我。

  我俩的脸庞靠得十分近,她那雪白的乳房也完全压在我胸膛前,我在她耳边温柔地说:「你是说我操得你爽,你就告诉我吗?好吧,让我给你最爽的!」

  莉的表情有点恐惧,我用指头在她的嫩红乳豆上细抚数遍,乘她不觉腰间忽然用力向前一轰,女孩的整个身子便随即往后抛高,大半根鸡巴被揪出体外,几乎褪至洞口;半秒后再次猛然沉在我的肉棒之上,整根尽没,而且因为冲力这次比刚才插得更深,彷被贯穿整条阴道。

  「呀!」莉发出一声叫喊,身子也变得紧绷,抱着我的双手比刚才捉得更加牢,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放肆态度。

  失去玲的日子,我郁抑了好几个月,对过去所作所为的反省,与及对心爱的人的伤害,无一不使我心情低落。那郁闷在心中强行忍耐,其实早已到无法承受的界限,如今受到这自称是玲妹妹的挑衅,也就一口气的爆发出来。

  我向莉问道:「这样够爽了吗?」莉没有答话,我再次向前猛力一顶,这一下的力度比刚才更狠,莉高叫一声,堕下时简直是整个身躯撞向我的肉棒,两人的阴毛完全靠贴,没分离半寸。我不予她休息时间,才刚堕下又再全力推去,像抛着鞦韆般一放一收,连推几下,把莉插得淫水飞溅,沾得下身一片狼藉。

  一如所料,莉的经验不多,被这样猛插几回,已经整个背脊都是汗水,浑身在颤。我看到女孩脸容满可怜的,眼内尽是泪珠,也就停了下来,只见我稍一停下,莉的一双小腿立刻牢牢缠着我的腰,生怕又被我抛过老高。

  我取笑说:「很多女孩子都喜欢抱着干,说这样才插得更深,怎么你要哭出泪来了?你不是经验丰富的吗?」

  莉倔强的摇摇头,用眼睛厉着我。经过两星期的相处,我知道这女子的态度骄傲,不把她插过半死也难治她于胯下,于是准备再次放鞦韆,唯这次女孩学乖了,小腿牢牢不放,不让我再次把她抛开。

  我冷笑一声,把阴囊下的根用力一收,插在阴道内的鸡巴顿时猛抖一下,莉感觉到小屄突然一胀,惊讶地望着我。我不发一言,抱起她的雪臀,左右两手的中指伸往小菊花两旁一拉、无名指向屁眼一探,女孩登时羞红满脸。我乘其稍一松懈,立刻再次扶起她白滑屁股,用力地把鸡巴轰向小屄。

  「呀!呀!」莉发出一阵串的吟叫,女人如何强装,身体的反应仍是最为直接,经验不多的女孩大多不喜叫床,只让喉间泄出做爱时的喜悦之声。插进屄里的龟头环被那重重叠叠的肉壁刮着、磨着,顶端每每碰到花心。我干得起劲,也不理面前是谁,把近月的抑压尽情发泄,像发狂般猛力干着莉的小屄。

  「嗯嗯……嗯嗯……」莉的呻吟高低起伏、时快时慢,小屄内的淫水滔滔,滑腻非常,肉壁越缩越紧,我知道要把这小女生推向高潮不难,但此刻我更想知道的是玲的近况,于是在她快要泄身的时候又缓慢下来,直至完全停顿。

  莉急喘着气,我抱着她坐在床上,把肉棒抽出,只见微张的两片肉瓣仍不断抖动,我柔声说:「对不起,但我真的很想知道玲的近况,你可以告诉我吗?」

  莉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态度,星眸微眨,开始有气无力地说着玲近月的事情。莉告诉我,自姐姐跟我分手后,便辞去工作,独个返回加拿大,希望可以离开这个伤心地,忘掉那叫她悲痛欲绝的感情事,而在三个月前,更在当地认识了新的男朋友,过着重新的生活。

  「姐姐说这个男人对她很好,人也细心,虽然交往不久,但相信他是可托付之人。」莉平静地说。

  我听着旧爱一切无恙,更有新的恋情,总算放下心头大石。经过当日一事,我当然明白不再可能跟玲在一起,如今知道她已走出阴霾,忘掉旧事,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莉看到我脸容放松的表情,扬眉问道:「你听到姐姐有新恋人,居然会感到高兴?」

  我把心中所想的直接告诉莉,她哼着说:「真的吗?看来你真的十分喜欢姐姐呢!既然你深爱她,当日又为什么要那样伤害她?」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想的,但发生了的事情我也阻止不了,我只能说很对不起你的姐姐。」说到这里,我问莉道:「你可否替我打个电话给你姐姐?」

  莉拒绝道:「当然不可以,她花了半年时间才忘掉那伤心事,怎么又要在她的面前提起?」

  我听后满心惭愧,低下头说:「对,我真的没资格再面对玲,永远在她生命里消失,才是真正的对她好。」

  莉眨了下眼,脸有得意的说:「你想再见姐姐,也不是没办法的。」

  我好奇地问道:「有什么办法?」

  莉挺着胸膛道:「你跟我交往,到时候你是她的妹夫,姐姐自然不能不见你了。」

  我满脑莫名其妙,也更对面前这个女子感到惊奇。莉经过一段休息,表情由刚才被我操得惊恐的神色中恢复过来,她嘻笑一声,主动躺在床上,以姆指和食指拨开自己的肉穴,诱惑的说:「你刚才操得我好舒服,你真是比我想像中要强得多。来,再操我一次,这次我有心理准备,不会害怕的了。」

  我看着那湿漉漉的粉红嫩壁,叹气说:「莉,不要这样子,好吗?」

  莉挑逗般说:「废话少说,过来吧,用你操姐姐的方法来操我。」

                (17)

                (下)

  莉的姿势诱人,我却丝毫没有应酬她的心情。得知玲现在生活安好,对我而言已经是最大喜讯,我虽然对莉的胡作妄为感到十分不满,但她终究为我带来了玲的近况,故此我对她还是有所感激。从床边随便拾起一件旧衣服抛向莉盖起她的身躯,我独个站起来。

  莉嚷着问我:「你做什么?不继续干吗?」

  我回头说:「当然不,刚才只是为了知道你姐姐的事才容忍你,现在明白了一切才不会跟你胡混。」

  莉不满的叫嚣着:「美女入怀你却不享用,是不是男人啊?」

  我没好气说:「抱歉,我曾经是一头专业的色狼,审美眼光甚高,你这种丑屄才没兴趣!」

  这一番话把莉气得七孔生烟,再也答不出话来。其实刚才虽只是惊鸿一瞥,但以我阅人众多,仍能即时观察出莉的小屄唇肉色浅、羞如花瓣,加上插入时径道紧窄、爱液晶莹,属上佳名器,只是以口舌戏弄一番,也总算是一报这女生态度傲慢之仇。

  再次听到玲的消息,我心情好极,刚才小睡两刻钟,显得精神奕奕,再也无半分睡意,到洗手间稍作冲洗。我平日独个在家,没有锁门习惯,这时候全身赤裸的莉忽地推门而进,小嘴藐藐的走到我身边以香臀撞我,强行夺去花洒位置。我感到女孩霸道之余,也觉她异常豪放。

  好男不与女斗,随便冲洗一下,索性把位置让出,迳自走出洗手间外,避免赤裸共对。

  十五分钟后,莉洗完出来,我生怕她会赤条条的四处乱走,犹幸她已穿着整齐,只是那一副不满仍挂脸上。我知道她横蛮无理,不作理会。而莉也赌气般不发一言,自行打开电脑,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这个早上尚算平静,我虽对这个女孩子仍有千个问号,但也不作深究,反正守不住秘密是女人的天性,加上这个莉性格冲动,到了关键时刻自会乖乖供出一切。

  果然不到中午,莉已经忍不住问我:「你怎么什么都不问?」

  我不以为意的反问她:「问什么?」

  莉有点激动的说:「我突然说玲是我姐姐,你应该有很多问题吧?例如我怎会找上门?目的是什么等等!」

  我耸肩道:「抱歉,这些事我没兴趣知道,反正明白玲一切安好,就已经足够了。」

  莉的脸色变得又红又绿,着我说:「哦,这样吗?」

  我转过身子,笑道:「如果你想告诉我,那便听听吧!」

  莉哼着说:「我现在又不想说了。」

  我重新把椅子转回对着萤光幕:「是吗?那算了。」

  莉终于忍不住向我叫嚣道:「好吧,我告诉你,我今次回来是要替姐姐报仇的!」

  「报仇?」

  莉咬着指头说:「对,玲姐虽然不是我亲生姐姐,但我俩感情比真正的姐妹还要好,当日她高高兴兴的说要回香港发展,却伤心的回到加拿大。我这个姐姐那么好,我一定要知道是谁那么没人性,把她弄成这样子。」

  我内疚不已,低下头来,抱歉道:「你说得不错,玲是个很好的女孩子,我令她受到那样的伤害,要接受惩罚也是罪有应得,但你打算怎样替玲报仇?」

  莉挺起胸膛,一脸得意的说:「我找接近你的方法已经花了不少时间,现阶段还没想出来。」

  我呼一口冷气,心想你人虽聪明,却是一个鲁莽女子,方法也没想清楚就贸然爬到男人的床上,似乎是便宜我多过惩罚我。不过无论如何,明白莉跟玲的关系后,我就自觉没可能视而不理,我着莉说:「好吧,报仇方法你好好想,但既然知道了真相,你就没可能继续留在这里工作吧?」

  莉摇摇头说:「报仇跟工作没有关系唷!我一面替你打工,一面想办法也可以。」

  我感到啼笑皆非,只有一切随其意思道:「好吧,那我加你一倍工资,当是我的一点补偿。」

  莉盯着我说:「这算是什么?用钱侮辱我吗?我虽然恨你伤害我姐姐,但公私分明,不会藉着这种关系来向你拿钱,我会凭自己的实力让你心服口服地提高我的工资。」

  我心想好一句公私分明,你到我这里做事本来就是另有所图。不过莉的性格跟玲虽然大相迳庭,可不贪不婪的个性却十分相近。令我不得不信,两人虽无血缘,却真是姐妹。

  经过今早的举动,我当然明白把莉留在身边会有问题,但想到也许可以从她的身上取得更多玲的近况,加上她的工作效率优异,在公事上对我的帮忙甚大,我着实也没解僱她的理由。

  这天工作室内的气氛有点奇异,但大家仍是把手上的工作完成,到了午饭时间莉也不哼一声,一直工作到傍晚四点才拍拍肩道:「八个小时了,我下班!」

  我没意见,事实上莉的工作在两小时前已经完成了,这段时间她都一直在网上闲逛着等我交下的工作,我本想叫她早点下班,但因为气氛尴尬,也就没说出口。莉像住常一样从座椅上取过手袋,临行前回头问我:「最后问你一次,干不干我?」

  我摇摇头,莉作出一个鬼脸:「不干就算,有宝么?以为就得你一个男人,我去找男朋友打炮!」说着用力关上大门,怒气冲冲的离去。

  我一脸莫名其妙,有男朋友却还随意跟男人上床,想来那个不幸男生的头顶一定绿得发亮。

  耸一耸肩不再深究,我继续手上的工作。可能是心情不错的关系,这天我直到晚上九点也半点不饿,兼且因为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游戏程式的完成度已经差不多接近八成,看到和玲一同构思的人物在萤光幕上自由跃动,安慰之中又有着点点感慨。

  随意泡个方便面,梳洗过后便上床休息,昨晚睡得不够,加上知道玲的近况有种放下心头大石的感觉,这个晚上我很快便安然入睡。

  过往的荒唐日子,我大多有美相伴入睡,但自从认识玲后,我早已习惯独个儿进睡,抱着温香软玉那感觉早没尝过。甜睡之间突然一阵香气扑鼻,半梦半醒中有种不祥感觉。

  昨晚莉乘着我睡觉间潜入睡房替我吹箫,今天那小妮子不会又作什么惊人举动吧?迷濛中摸摸下体,没有那温热感觉,我暗舒口气,但鼻头间那阵女儿气息却又真实无比,张开双眼,果然看到睡得香甜的莉就在身边。

  「喂,你又在做什么了?」我慌忙弹起,拍打莉的脸颊强行把她吵醒,倦极的女孩被我从好梦中拉回现实,梦呓般说着:「我没什么啊,人家只是跟男朋友干得累了,才借宿一宵。他今晚不知怎的那么厉害,干了三次也不肯停下来,如果我留在他家里睡,肯定会连小屄也被干破。」

  我没好气说:「那你也应该回家睡,而不是跳上我的床!」

  「别那么顽固嘛!我答应你今晚只睡不干,不会骚扰你的鸡巴,如果你忍不住也只干人家屁眼好了,小屄刚才被干得太狠,还有点痛。」莉睡得死死的说。

  我叹一口气,虽说有昨日经验后我不再感觉稀奇,但始终仍是无奈不已。我脑海中除了后悔轻易给莉家中锁匙外,也想着明天一定要在睡房加锁。

  这个莉集合了主动和荒淫于一身,如果给我在往年认识,那有多好。

                (18)

                (上)

  「呵吹~~」

  清晨九点,睡眠不足的我一脸倦容,呵欠频频。倒是坐在我对面的莉精神奕奕,容光焕发,并以嘲弄我的语气说:「一日之计在于晨,老板你每天早上都没精打采,生意很难做得好的啊!」

  「这到底是谁害的?」我怒目而视。

  莉洋洋得意地伸个懒腰,毫不拘泥的笑说:「不过晚上打完几炮真是睡得特别香的,人家说多做爱对身体有益,原来没有说错。」接着朝向我说:「咦,老板你额上长荳荳啊,一定是太久没有发泄,都谷上脸去了,反正我现在下面不痛了,不如先打一炮?」

  我怒道:「拜托!你是我的员工,不是妓女,也不是慰安妇,不要开口闭口的都是那回事!」

  莉笑说:「不要那样认真嘛,反正你又不是没插过我,操一次和操十次都是一样的啊!你这样纯情,难不成除了姐姐以外你就没有过其他女人?」

  我本不想跟莉在这事上纠缠下去,但她的嚣张态度着实叫我非常不爽,也就不自觉的反唇相稽说:「小女孩,我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你不必乱猜了。」

  莉听后掩嘴窃笑说:「我是故意亏你的,前天你操我的时候腰力十足,每下都顶到人家的花心上,舒服得不得了。我当然知道你在这方面不但经验丰富,而且还十分强,但既然你曾是一个爱玩女人的色狼,为什么又要多次拒绝我呢?」

  我瞪了莉一眼,她满有自信的摇着手说:「不要告诉我是因为我太丑,我不是盲的,很清楚自己是否美女,难不成是因为我跟姐姐的关系?但在我告诉你之前,你是不知道我是她妹妹的啊!」

  我没有回答,莉继续独个儿推敲下去:「让我猜一下:也许你本来是个大色狼,但因为爱上姐姐而改变了自己?」

  我扬眉问道:「你姐姐没告诉你我跟她的事吗?」

  莉耸肩说:「姐姐是个好女孩,她当日伤心地回到加拿大,但就没说过任何人的坏话,包括你这个伤透她心的人。」

  我狐疑问道:「是吗?那么你怎样懂得来找我?」

  莉笑说:「在资讯爆炸的今天,还有什么事可以隐瞒啊!在你跟姐姐交往时她曾提及你的名字,在香港跟你同名同姓而又从事这行的人没几个吧?不过倒花了我一段时间就是了。」

  我听着有理,莉又笑道:「不跟你说那么多了,我好歹是回来替姐姐报仇,也没可能透露太多给敌方知道。」

  我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基本上我从来没问,每件事都是由这小妮子不打自招的,想来如果派她为国家间谍,只怕未查到什么已反被套出自家秘密。

  莉的表现固然使我哭笑不得,但更令我感慨的是玲的性格一点没变,仍是那么的温婉和善,如果不是遇上我跟明,她应该有着幸福的人生,而不必受到那无情的伤害。

  忆起玲的美好,我满脑思念,莉看我想得入神,以手托着头奸滑笑说:「又想起姐姐了吗?看来你对她真是念念不忘呢!」

  我被这小女孩调侃得毫不自在,当下正色起脸,莉轻笑一声,也就没在这个话题上钻研下去,开始投入工作。莉的性格难缠,但工作效率惊人,不消一个上午,已经把我交给她的工作办得妥妥当当,纵使我对她的态度不满,但单以员工而言,她仍是优秀得没有话说。

  做好份内事,莉摆出一副好整以暇的态度,拍拍肩膀着我道:「午饭想吃什么?」我被这意外的说话愕了一下,莉若无其事的站起来说:「这个月每天都吃外卖很厌了,想自己煮饭。你爱吃什么?」

  我摇头:「我叫外卖可以了。」

  莉不满说:「这里是你的家,如果你不吃,我如何厚面皮也不可能在你家做饭吧?」

  我带点无奈的望着莉,两次主动爬上男人睡床说要做爱,你的面皮本来就不是寻常的厚了。

  莉看到我没答话,闷哼一声,迳自走出家外。我不自觉地呼一口气,不知为何她在身边的时候我总觉十分不自在,按道理过去我阅女无数,就是再豪放淫荡的女子也遇过不少,理应不会有如此反应,难道真如莉所说,经过玲的一役后,令我由大色狼变成了小绵羊?

  大半小时后,莉便从外面回来,手上拿着一袋二袋,不问而知是用作煮食的材料。她没跟我说一声,独个走入厨房开始准备,我被她的傲慢态度弄得心中有气,二话不说拿起电话,叫了一个人份量的外卖。

  再半小时后,厨房内开始飘出香味,那股熟悉的气味叫我心神一荡,曾几何时,玲也在我家中煮过同样菜色,那美味可口的触感仍彷似活生生地留在舌头。

  莉从厨房拿出两碟佳餚,见我目定口呆的表情,得意地说:「这两味菜都是姐姐教我的,我想你身为她的前度男友,也一定尝过了吧?」

  我没答话,这时候门钟响起,是刚才下单的外卖送到,莉抢先走往开门,看到那送外卖的半秃头大叔,回头问我:「怎样?吃我的还是吃他的?」我一脸无奈,莉再加一句:「是姐姐的味道哦!」

  我低头叹一口气,说到底还是胜不过这小女孩。莉得意一笑,向外卖大叔挥挥手说:「抱歉,是我赢了。」说着便不理门外人在破口大骂,「砰」一声关上大门。

  莉的任意妄为,和玲的温柔体贴,真是南辕北辙。一对姐妹,原来可以相差那么远啊!

  难得莉还一脸得色的抿着嘴说:「我很可爱吧?我可以当你的女人,和你上床,让你操个痛快,但别爱上我哦!姐姐是天使,我就是魔鬼,爱上魔鬼的下场会很惨的。」

  我无言以对,原来这就是所谓女人的可爱,看来我要对此形容词重新定义,而且我也从来没打算爱上你,一直都是你在自言自语罢了。

                (18)

                (下)

  自玲离去后,我久未尝过住家饭,这一顿饭算得上是色香味俱全,看到我脸带不甘,但仍老实的把碗里白饭扒光,莉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虽则态度傲慢,但论味道确实没有话说,我也就乾脆地点头道谢:「很好吃,谢谢了。」

  以莉的脾性,我本以为她会藉词又调侃我一番,没想到她娇笑一声,开始收拾桌上碗筷往厨房洗净,这个光景似曾相识。过住每次饭后,玲也总是脸带微笑的收拾碗筷,我曾多次说要帮忙,她总不允许,说这是女人的份内事,不必劳动到我。

  想到这里,顿觉纵然莉的性格骄恣难容,但人甚聪明,手艺也精,骨子里更有着女性的温柔,总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俏女郎。

  然而最令我不解的是莉口口声声说回来是要替玲报仇,她的计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她的精明灵巧,我不会简单相信她连最基本的构思也没想好就主动来接触我,甚至跳上我的床上。

  当日把玲伤害至深,她那伤心痛哭的表情我至今仍历历在目,如果做一些事情可以令玲甚至是莉的心情好过一点,哪怕是千刀万斩,我也绝对愿意承受,但莉始终没有透露半句。没法子下,只有默默看着莉的发落,她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这个时候我尚未得知。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意外地风平浪静,我跟莉都没再提及有关玲的事情,而莉也没再夜闯我睡房,彷彿回到她向我承认自己身份之前的时候。这段期间莉的上班时间均是朝9晚5,毫无异样,心情好的时候偶会煮煮午饭,下班时也大多礼貌地向我道别,这突转安宁的日子,倒使我更觉不妥。

  终于到了这一天,我忍不住问了她:「你不是说要替你姐姐报仇的吗?怎么一点行动都没有了?」

  莉好像早已知道我的心中疑问,从容地笑答:「我放弃了。」

  「放弃了?」

  莉点头道:「对,当日看到姐姐回来的时候那么伤心,我以为她被欺骗了感情,决心要抓出那个坏蛋,但在这段跟你相处的日子,我发觉你没我想像中坏,甚至觉得你是个好人,最少你愿意为姐姐改变自己,而且你每晚写的那个游戏程式是当日和姐姐一起开发的吧?从此可见你到现在还挂念姐姐,我想你对她是真心的。」

  「莉……」

  莉一脸可惜的说:「男女间的相处,有时并非一加一等于二,有太多想不到的其它因素,姐姐不能跟你一起,也只能说是天意吧!所以我想清楚了,我不应再花心思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反正姐姐到现在也找到了合适的归宿,我也不要多生事端。」

  莉的态度突然改变叫我顿感意外,但无论如何,这还是值得欣喜的消息。这时候莉继续说:「其实你不问,我也要跟你说,我本来接近你是另有所图,但既然现在放弃了计划,我想我也不应该再待在这里。」

  「你意思是你要辞工?」

  莉抱歉地点头道:「可以吗?」

  我平静地说:「试用期未到,你当然有权辞工,而且你有男朋友吧?被他知道你在这种地方跟我孤男寡女工作也不方便,我觉得这是个合适的决定。」

  莉像释一口气的道谢说:「谢谢你,抱歉我的任性为你带来不便了。」

  我搔头说:「也没带来什么不便,你是个得力的好帮手,这段日子替我解决了很多问题,我要感谢你才对。」

  莉摇头道:「那是我的份内事,不必道谢。那么我在处理好手头的工作就离开好吗?」

  我同意说:「好的。」

  莉突然的辞职令我感到世事多变,而另一方面也为就此和玲断掉自以为是失而复得的联系暗地失落,虽然我没幻想过会再见看到玲,但也希望继续知道她的近况。

  尘埃落定,我虽感到可惜,但也心安下来。五天之后,莉按时完成了手上工作,也即是在我家上班的最后一天。

  「辛苦你了。」

  临别时,我给莉发好工资,本想多付一点当作补偿,但莉坚决不肯收下,我为难的说:「虽说是工作了个半月,但你做的真的不止值这么少,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好吗?」

  莉摇头道:「姐姐教我,做人要分明,如果你真的想道谢我,请我吃一顿饭吧!」

  我理所当然地答应:「这个太易办了,你爱吃什么?」

  莉想了一想,说:「姐姐刚回来香港时曾跟我说,在湾仔那边有一间牛排很好吃的,我想去试试。」

  我呆了一呆,莉所说的,是我跟玲首次约会的餐厅。

  「没问题……」

  距离上次到来,已经有一年多了,那时候我驾车几乎要撞向玲,以为她要我赔偿而来这里吃饭,没想到最后由她付了帐。如今旧地重游,但人面全非,我做梦也想不会,会有一天跟玲的妹妹到这里共众晚餐。

  「你爱吃什么?」我拿着餐牌询问莉,女孩点头道:「就跟姐姐那天的一样吧!」我呼一口气,点了两个晚餐,与及一份红酒。

  不久待应供奉上菜餚,莉有仪态地拿起刀叉切开品尝,默然说道:「真的很好吃呢,难怪当日姐姐会那么高兴。」接着莉抬头向我笑说:「你知道吗?过往我其实是很讨厌姐姐的。」

  「你讨厌……玲?」

  「正确说,我是讨厌我的父亲吧!我爸爸是加拿大华侨,在当地做生意的,家境还算不俗,但和妈妈的感情就一直不大好。」莉苦笑道:「如果一对夫妻感情好,也不会在妻子去世不够一年就再娶吧?」

  我无言听着。

  「我和哥哥都很疼爱妈妈,所以爸爸的行为使我们很反感,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更看不起那个同是改嫁的女人,和她的子女。」莉一面吃着牛排,一面慢慢地说:「爸爸因为要到内地买货,经常穿梭两地,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认识姐姐的妈妈,亦即是我们的后母。当时她们一家是穷得要命,就更令人觉得是为钱才改嫁。」

  说到这里,莉望着我问道:「我这种是狗眼看人低吧?」我摇摇头,十来岁的孩子刚尝丧母之痛,对新家人有排斥也很正常。

  莉继续说:「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哥哥都很讨厌这两个新来的所谓家人,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完全不愿意和她们说话,亦曾想设法捉弄她们。」

  莉靦腆的道:「你知道嘛,姐姐长得那么漂亮,是有很多男生愿意去帮忙捉弄她的,间中也会得到一点好处。最过份的一次,是我趁着姐姐洗澡的时候招待一些男同学回家,然后藉故要上厕所,姐姐想也没想就给我开门,我却乘她不觉把替换的衣服都偷偷拿走了,连毛巾也不留下,最后姐姐只有把浴室里透明的浴帘拆掉,围着湿透的身子跑回睡房,期间还有些坏心肠的同学在姐姐经过走廊时给她拍裸照。」

  我呼一口气,这个莉果然够狠。

  「当时爸爸很疼后母和姐姐,我是故意跟父亲对着干,我本以为姐姐一定会跟爸爸打我毒针,但到最终她仍是半声没说,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可是后来弟弟跟我说,其实姐姐那个晚上在房间里哭了大半天。」莉惭愧的说:「我从来不会主动跟姐姐说话,但她总是找机会接近我,希望可以跟我好好相处。我当时很讨厌,觉得她很烦,直到有一次我跟爸爸吵架离家出走,姐姐从同学口中知道我去了某个男同学的家中,当时爸爸及哥哥都不在,姐姐想也不想便立刻赶过来。」

  莉回忆着说:「那里是加拿大的黑人帮地带,平日连白人也少去,更不要说是单身女子了。当时我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如果不是姐姐赶来,后果真的不敢设想,我那些坏同学威胁姐姐多管闲事会连她也不放过,但姐姐说出来前已经留了口讯给家人,你们够胆做的话谁也跑不掉。幸好当时大家都是学生,不敢做太过份的事,不然连姐姐也自身难保。」

  忆起旧事,莉的喉间呜咽起来:「很蠢吧?但要一个强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我想需要不少勇气。我最讨厌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为了我这样一个从没当过她是姐姐的妹妹,付出那么大的勇气?她真是世界上最笨的女人。」

  过往玲曾告诉我母亲改嫁的事,但就不大提及在加拿大生活时的事情,我只知道玲有一兄一妹及一个去世的弟弟。如今在莉的口中,我瞭解到玲的另一面。

  莉抹抹眼角的泪水,小声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我跟你说这些,只想你知道姐姐是一个怎样的好人,我虽然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很庆幸可以有这样的姐姐,所以今次看到她伤心地回到加拿大,我也感到很痛心。」

  我低头说:「对不起……」

  莉摇摇头:「没关系。已经发生了的事没法再改变,我想姐姐也不希望我抱着仇恨,我上星期跟男友说了,过一阵子我便会回去加拿大,和哥哥姐姐一起生活。」

  我拿起酒杯,叹气地祝福说:「希望玲和你都可以得到幸福。」

  「谢谢。」莉跟我碰一碰杯,一饮而尽。

  后来莉又提及玲在弟弟生病时的事情,当时为了支付住院费,玲每月半工读赚钱。其实以莉父亲的经济条件,玲大可不必如此,但她就坚持要跟弟弟一同努力,说是对其精神上的一份支持,也希望可以为亲弟出一分力。

  「但可惜,人的意志往往改变不了世界上的一些悲伤事情。」莉哀伤的道:「开始的时候我从没当小进是我弟弟,到后悔时已经太晚了。」

  这一顿饭我简直是百感交杂,跟玲相恋的那段日子我以为认识她很多,原来还有很多是我不知道的。

  「今晚说得太多了,我心情有点波伏,多喝一点可以吗?」莉脸颊飘起一片红晕,笑着问我,我点点头,女孩又多点了一支白酒。

  这个晚上我和莉都喝了不少红酒,我以往过惯灯红酒绿的生活,酒量不是问题,但莉就显然不胜酒力,杯尽之时已经脚步不稳。我见时间不早,扶起莉说:「你喝多了,要叫你男友来接你吗?」

  莉摇头说:「他去了新加坡公干。」

  我没法子道:「那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在哪?」

  满口酒气的莉告诉了我地址,由于我也喝了不少,不能驾车,于是一同登上计程车。期间莉一直倚着我的肩喃喃小语,甚至到达住所仍是未能独个站稳,我只有扶她上楼。

  来到门口,我问道:「锁匙在哪?」莉迷迷糊糊的从手袋拿出门匙,我打开大门,只见屋内摆设简单,看来莉本来就没打算在这里长住。

  「好吧,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安顿莉在沙发上后,我打算自行离去,这时浑身无力的莉突然站起来说:「你等一等。」说着拖起惺忪脚步,莉摇晃般步入睡房,半分钟后叫道:「你进来吧!」

  我感到一阵不祥预感,不会她在里面已经脱光衫裤,又说要做爱等事吧?

  「你干什么啊?快进来!」莉不耐烦的嚷着。我没法子,只有依言而进,犹幸坐在睡床上的莉衣衫齐整,手上拿着一张相片说:「你以为我要捉弄你啊?我只是想给你手信。」

  我拿来一看,是玲在加拿大的近照,相中人不施妆容,坐在公园的鞦韆上面露微笑,艳丽不减当日。

  「玲……」我情不自禁地唤起玲的名字,莉忽地抢去照片,狡猾地说:「你真的很挂念姐姐呢,但今天先忘记她吧!」

  「莉?」

  莉一手拥着我的胳膊,柔声说:「来!认真地跟我做一次爱。」

Other chapters
Title & Chapter Author
《聪明玲莉》(01-02) 小鸡汤
《聪明玲莉》(1-32全) 小鸡汤
《聪明玲莉》(03-04) 小鸡汤
《聪明玲莉》(05-06) 小鸡汤
《聪明玲莉》(07-08) 小鸡汤
《聪明玲莉》(09-10) 小鸡汤
《聪明玲莉》(11-12) 小鸡汤
《聪明玲莉》(13-14) 小鸡汤
《聪明玲莉》(15-16) 小鸡汤
《聪明玲莉》(17-18) 小鸡汤
Similar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聪明玲莉》(1-32全) 小鸡汤
《聪明玲莉》(31-32完) 小鸡汤
《聪明玲莉》(29-30) 小鸡汤
《聪明玲莉》(27-28) 小鸡汤
《聪明玲莉》(25-26) 小鸡汤
《聪明玲莉》(23-24) 小鸡汤
《聪明玲莉》(21-22) 小鸡汤
《聪明玲莉》(19-20) 小鸡汤
《聪明玲莉》(15-16) 小鸡汤
《聪明玲莉》(13-14) 小鸡汤
《聪明玲莉》(11-12) 小鸡汤
《聪明玲莉》(09-10) 小鸡汤
《聪明玲莉》(07-08) 小鸡汤
《聪明玲莉》(05-06) 小鸡汤
《聪明玲莉》(03-04) 小鸡汤
《聪明玲莉》(01-02) 小鸡汤
玲玲;希望你能看见
吾妻玲玲
医生妈妈叶明熙-番外篇之叶明熙的自白(1) 733
平行时空明越夜(杨超越X侯明昊)(完) Moon_Crystal
Recommend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聪明玲莉》(19-20) 小鸡汤
《聪明玲莉》(21-22) 小鸡汤
《聪明玲莉》(23-24) 小鸡汤
《聪明玲莉》(25-26) 小鸡汤
《聪明玲莉》(27-28) 小鸡汤
《聪明玲莉》(29-30) 小鸡汤
《聪明玲莉》(31-32完) 小鸡汤
十日谈((二届)第一夜 魔淫之宴 作者:无名) 多人
第一夜 (1) ~3
第一夜 (4) ~6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