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 (20-21)

160Clicks 2022-06-21 Author: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三周后,水筠告诉她复职的事儿已经安排妥当,她可以随时回去工作。水筝想回办公室,不是因为想念工作,而是需要做点什么让水筝忙碌起来,才好远离这种悲惨的生活。

水筠清清嗓子,说道:「回去之前,你得做个心理评估。」

「什么?有这必要么?」水筝翻了下眼睛,毫不隐讳她的排斥。

「没办法,就是得确保你不会因为飞机失事而在心里留下创伤隐患,承受不了压力,适应力减弱什么的。」水筠听上去也很无奈,带着一脸抱歉的笑容,恳求道:「听着,这都是例行公事,你会没事儿的。」

水筝小声咒骂,可到底还是把日期和地址写在便笺簿上。

四天后,水筝在接待员的带领下走进郑医生的办公室。屋里有两个高级皮椅和一个躺椅,水筝可以想象有多少像她一样的可怜虫坐在这里,倾诉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墙上挂了一副美丽的风景画,郁郁葱葱的森林在阳光的照射下,叶子向上伸展,远处是一片沙滩和海洋,宁静且安详。水筝不需要心理学文凭也知道这样的景色可以帮助病人平复紧张的情绪,可她见过真正的丛林,感受过大自然带给她的平静,很难想象一副假画对她有丝毫用处。

她选了个背对挂画的位置坐下,等待郑医生的来临。

水筝要见的郑医生,工作中应该是个一丝不苟的人。书桌和书架上的文件夹都被彩色标签编码,像士兵一样排列得整整齐齐。他也很有鉴赏力,厚厚的毛绒地毯昂贵干净,巨大而结实的橡木书桌和皮革家具都是证明。窗台上有一台机器发出嗡嗡响的白色噪音,可能是为了给他们的谈话一些隐私。

水筝觉得很别扭,自己就像一个等待班主任训话的小学生。水筝不属于这里,不属于任何地方,虽然她也知道事实不尽然。

有一个地方属于水筝。

抬起眼,书柜的高光门板映射出她的样子,水筝自以为慌乱、害怕,但看上去却并非如此。她穿着圆领白色绵衫、柔软舒适的黑色工装裤,四股辫盘在后脑勺,脸庞干净整洁,表情镇静自若。都说人在经历重大变故后,会快速成长。这条显然对于水筝也适用,不过半年,她也练就出山崩于前面不改色,海啸于后心思坦然的本事。

水筝双手合十放在膝盖上,纳闷郑医生在哪里,他已经迟了十五分钟。水筝瞥了眼墙上挂着的镀金奖状,也许这就是原因。郑医生乃业界知名人士,张张嘴皮就能够掌握无数军官的职业生杀大权,做起事来自然要端出些架子。

水筝发出一声自嘲的、无趣的笑声,好像她真的在乎一样。

忽然,旁边一扇门打开,水筝吃惊地瞥了眼走进房间的郑医生。她原本以为对方是个慈眉善目的白胡子老头儿,最起码也得是个精明沉稳的中年大叔。这位郑医生比水筝以为的要年轻很多,衣冠楚楚、仪表堂堂。宽阔的肩膀,修长的四肢,白净的面庞,再加上高挑的颧骨,丰满的嘴唇,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个男模而不是医生。

会有人向这样的男人诉说秘密、吐露心声?这不是胡扯八道么,水筝已经决定这次会面是浪费时间。

「水筝?」郑医生客气地伸出手,又简要地做了个自我介绍。

水筝站起来,喃喃说道:「对!」

郑医生示意她坐回沙发上,然后坐在她的对面,一边翻着手里的笔记本,一边道:「水筝,能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吗?」

水筝叹口气,脸上强挤一个笑容,说道:「我来这里只是因为例行公事。如果想要回去工作,见你是前提条件,我其实一点儿都不想浪费你的时间。」

郑医生含笑点头道:「我很清楚,我们需要评估你在飞机失事、荒岛生存后,心里和生理状态是否能够正常工作,对吗?」

水筝困难地深吸一口气,没想到这么快就跳到主题。她移开目光,低声道:「是的。」

「我看过你在被营救后为调查做的笔记和录像。印象深刻,你非常勇敢,了不起!」郑医生语气平缓清晰,对她的赞扬溢于言表。

水筝没有回应,不知道郑医生期待她说什么。郑医生接着问了些关于她被营救的细节,是否能够适应回归正常生活,是否经常和家人朋友联系,是否有了新的兴趣爱好。除了偶尔低头在本子上写点什么,他的眼睛一刻没有离开过水筝的面庞。

郑医生的问题很奇怪,但这是水筝第一次见心理医生,谈不上有任何经验去做判断,指不定这些都是行业常规。水筝不假思索地回答他的问题,只希望快点儿结束这场会面。她暗下决心,无论是否能够通过郑医生的评估,她对于返回工作岗位已经失去兴趣。

「要杯水么,水筝?」郑医生好像也感觉到她的烦躁。

水筝并不想喝水,但确实希望能打破郑医生问问题的节奏。她点点头,郑医生很快端给她一杯水,水筝感激地接过来,拿在手中。

「告诉我关于狄飞云的事儿,」郑医生直直盯着水筝。

忽然冒出的问题让水筝大为震惊,胸口更是隐隐发痛,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按住怦怦跳动的心脏。尽管冷气充足,可她的前额却沁出一层细汗。

水筝低下头把水杯放回桌子上,摇头道:「我对他一无所知。」

「你怎么知道他死了?」郑医生皱眉,语气明显缺乏热情,而且还带点儿不高兴。

「什么?」水筝觉得有些不对劲,只能再次重复在调查中叙述的版本,「我醒来的时候只有一半的机身在沙滩上,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人,结论不言而喻。」

郑医生鼻梁上方的眉毛拧起一个结,他把笔记本放在桌子上。水筝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工作见鬼去吧,即使之后面临离开军队,她也会坦然接受,总是能找到其他办法继续生活。

「稍安勿躁,水筝,」郑医生提醒道。

她不愿意又能怎么样?有那么一瞬水筝想拂袖而去,不过她还是克制自己。郑医生傲慢的态度刺激着她的神经,让水筝心烦意乱。水筝快速瞥了他一眼,正好迎上郑医生怀疑的目光。

这个男人不相信她。

「你为什么不喝口水?咱们放慢些节奏。」郑医生装模作样清清嗓子,指着杯子说道。

水筝拿起杯子盯着里面的水,她不想喝水,只是让双手有点儿事情做。

「你的叙述有自相矛盾的地方,」郑医生仔细盯着水筝的表情,缓缓说道:「你曾经说在飞机残骸里看到四具尸体,飞机里一共九个人,其他尸体在哪里?飞机里的人究竟谁死了?谁没死?或者说还有谁没死?」

水筝站起来,这不是所谓的评估,是拷问。

「坐下,」郑医生面色一沉,命令道。

「不!」水筝坚决地说着,将头扭到一旁,时刻准备离开。

忽然间,郑医生身上散发的气息全变了,刚才明明是一副老练专业的模样,现在却变得让人毛骨悚然。

水筝浑身血液像结了冰,她颤声说道:「你不是郑医生,你到底是谁?」

「我当然是!」他的声音平静,继续问道:「现在,告诉我关于狄飞云的事,他究竟有没有死?他现在在哪里?你们说过话么?」

「你在问些什么啊?」水筝不敢置信,一个心理医生怎么会对狄飞云的事情这么关心,更不用说和她的工作评估有任何关系。她弯腰拿起手袋,多一秒钟也不要呆在这里!

忽然,郑医生的手伸到背后,再一个动作,一把枪已经指向她的面门。他阴冷地说道:「我说坐下,水筝。」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儿?

「你到底是谁?」水筝只觉得手脚冰冷、寒冷刺骨。胃里一阵翻腾,像被人打了一拳。她甚至能感到胃粘膜掉下来,相互叠在一起,让人难受得只想呕吐。

「我是问问题的人,而你,乖乖回答问题。」那人站起身,枪口压在水筝太阳穴上,凑到水筝耳边咕哝道:「我知道你在撒谎,也知道你隐瞒了许多真相。狄飞云究竟在哪里?我怀疑他根本没有死?他已经逃走了?不是吗?老实告诉我实情,不然我可就扣动扳机了。」

水筝脸色苍白、呼吸困难,浑身的血好像都流在地板上。他会的,水筝有他需要的信息。

「好吧,」水筝极力稳住心神,和狄飞云朝夕相处半年,别的本事不说,应付危险分子的威胁和命令可是大有长进。她喃喃说道:「我告诉你,但前提是你必须放下枪。」

那人阴笑两声,枪口顶得更狠,皮肤肯定会留下青肿。他气势汹汹说道:「你搞错形势了,现在拿枪的是我,轮不到你开条件!」

水筝手心满是紧张的汗水,丧钟在她耳边响起,今天是要死定了么?

飞机失事都能大难不死,没想到被救后反而深陷危险中。电光火石般,水筝忽然明白这个人是谁,颤声道:「你……你是万垶?万智仁的儿子,奚晓芳的丈夫!」

那人听后一愣,水筝等的就是这个闪神。

她迅速侧身倒在地上,朝着他的膝盖就是狠狠一脚。这个假医生显然没料到水筝真会在他的枪下反抗,他八成以为水筝是个老实胆怯的傻女人,看到枪就会头晕眼花乖乖就范。

枪响了,子弹射入沙发中,闷声发出砰的一声。水筝却没有吓到,低头再是一脚,万垶摔倒在地,压在水筝身上。枪飞了出去,掉到不远的地方。

「你个臭婊子!」他反手狠狠给了水筝一拳,低吼道:「看来你不仅认识狄飞云,还和他谈过心、聊过天啊!」

水筝只觉眼前一片黑暗,天花板上的灯光变成一颗颗小星星。这人果然是万垶!愤怒涌上水筝心头,就是死她也不会死在这个混蛋手下,最差也要和他同归于尽。

水筝拼命挣扎,无奈万垶力气太大,抬起胳膊再是狠狠几个拳头,招呼到水筝的脑袋、脸庞和身体上。鼻子和嘴角都流出鲜血,身上更是痛得无法思考,但水筝的倔劲儿也上来了,使劲扭动身体,迫使万垶失去平衡。他的一只手臂轮上来,试图固定住水筝。

水筝抓住他的手腕,放到嘴里使劲儿咬下去。舌尖沾上铜腥的味道,万垶尖叫着挣脱手腕。水筝抓住机会把他翻过来,然后狠狠踢向他的腹股沟。

万垶两腿夹着双手一声嚎叫,「我他妈的要杀了你。」

水筝没有给他机会,她冲向万垶的枪,冰冷的重量压在手掌中,转身扣动扳机。水筝很长时间没开过枪,但技术依然完美。万垶倒在地上,鼻梁上方一块深红色的污渍,毫无生气。尽管水筝知道万垶在枪下幸存的机会微乎其微,她还是再次检查万垶的脉搏,确定万无一失。

水筝将万垶的身体拨开,深吸一口气。冷气虽然刺激了她的肺,拂在热烘烘的脸上倒很舒服。但她只舒服了一秒钟,牙齿就嗒嗒直响开始打冷战。这是她第一次杀人,水筝使劲儿吞咽着,将涌入喉咙里的胆汁一口口生压回去。

水筝气喘吁吁站起来,左腹上部一阵刺痛,两根肋骨不是断了就是骨折。她摇摇晃晃迈步,打开万垶刚刚走进来的侧门。这是办公室的一个小套间,里面放着很多档案柜,一看就是郑医生用来存放文件的地方。水筝稍微探了探身子,就看见真正的郑医生死气沉沉倒在冷冰冰的地板上。

水筝报了警,又给水筠打个电话,静静等待他们的到来。

狄飞云只瞄了一眼,就知道面前的直升飞机是一款EC135。这种双引擎的民用直升机,因为拥有更大的内部空间,被广泛用于运输、警务和急救。他躲在海滩的岩石背后,看到飞机缓缓下降,大脑飞快思索如何悄悄潜入飞机。统共三个办法,如果都失败,那只能另想他法,虽然会有些激进,但他毫不犹豫会去使用。

狄飞云的担心多余了,水筝做得很好,不仅吸引住两个人的注意力,甚至带着他们离开直升机到飞机残骸逛了几圈。就像狄飞云料想的一样,这架直升机的主要用途是救援。除了最前排的驾驶座,机舱内只有两个座位,其他空间主要被一副担架和其他医疗设备占据。

这两个人显然对井井有条和干净整齐有自己的理解,除了一副担架被蒙住巨大的塑料布外,飞机里大大小小的箱子和杂物散落得到处都是。狄飞云没费劲就找到一处藏身之地,神不知鬼不觉来到格尔尼。

飞机一落地,无数人簇拥而上,所有人的焦点都落在她身上,然后她被救护车接走了,还有一辆警车紧随其后。狄飞云知道她会被照顾得很好,虽然心里难以割舍,却不得不克制自己。他们必须分开,水筝刚脱离一场灾难,狄飞云不能让她卷入另一场灾难。

狄飞云需要假装岛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不去理会水筝对他的依赖,还有眼睛里清清楚楚表现出的忧虑和担心。在岛上这么长时间,虽然他粗鲁残忍的对待她,但也同时是她的保护者。操,他热爱这一角色。该死的是,只是暂时的。

现在,水筝将被关心她的家人环绕,得到细心体贴的照料。狄飞云不该再出现在她的面前,现在不是时候,永远都不是时候,水筝和他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自从奚晓芳被杀的那个致命夜晚,他就开始逃亡。狄飞云原本不再幻想会出现奇迹,直到飞机失事,将他从中解脱出来。与世隔绝的小岛带给他从未享受过的平和与宁静,他看作是一种恩赐,想拉长到永远。

狄飞云不愿意离开,水筝有一句话说得没错,如果可以躲藏起来度过后半生,他会毫不犹豫这样做,但他不该搭上水筝,所以水筝必须离开。

不幸的是,万家父子不找到他决不会罢休。奚晓芳已经白白送了性命,他必须确保水筝不会是下一个。唯一的办法,就是干掉万家父子。

狄飞云在暗处又潜伏一个星期,水筝果然如她所承诺的那样,坚称她是唯一的幸存者。他们从此只会存在在彼此的回忆中,而这回忆也将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褪色。

狄飞云平复住情绪,来到一家位于市中心的网吧,他并不担心扎在人堆里,尤其是一大堆带着耳机专心打游戏的小年青。即使这样,他还是选择了一个角落位置,打出他联系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电话。

雷哥还没有回到他在饭店的老窝,这可能是一种托辞。狄飞云用一句'事关重大'说服他的手下把口信转给老板。五分钟后,雷哥给他回了音讯。从速度上看,狄飞云不用担心雷哥是否相信他是个杀人犯。

雷哥首先验明是他本人后,笑骂道:「你果然没死!我就说你这小子,无论是装了个鳃游回来,还是长出翅膀飞回来,我都一点儿不吃惊。」

「只是命大而已,而且我还没回去。这正是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狄飞云给了雷哥一段简洁的报告,省略了许多细节,但已经是雷哥需要的全部信息,也意味着给了他极大的信任。雷哥听着,没有打断他,然后问他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说吧,你要让我做什么?」

这是狄飞云喜欢和雷哥做交易的原因之一,他总是会让顾客首先选择处理方式。狄飞云说了他想要的,以及能支付的代价,雷哥一口同意。接着,狄飞云给了雷哥一个银行账号和密码,里面的钱足够支付这次交易。雷哥告诉狄飞云稍后他会安排好一切,然后,他们结束通话。

第二天雷哥再次和他联系,「明天中午去市中心的凯撒购物城,东南入口的门厅有一排储物柜。找到214号,输入密码214,你就会看到一本护照、机票和足够的现金。」

狄飞云没问雷哥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办到这一切,雷哥是一个渠道很广的人,很像万智仁,但比完全唯利是图的万智仁要多一些正义感。

狄飞云悄无声息回了国,没有一处正常的地方可供隐藏,只能悄无声息躲在暗处。他用现金租下一套带家具的小别墅,就在远郊一处偏僻的水库旁边。这里的住户大部分在市中心都有公寓,别墅大部分时候只是用来休闲聚会,固定人口非常少。

为了在逃亡中生存,他已花了很多钱,好几次都是在现金的帮助下逃脱。狄飞云很走运,开着一辆带有现金的小货车逃离钟门仓库。那钱是中间商付给万智仁的。狄飞云现在并不顾忌使用黑钱。没有钱,他不可能逃脱。用钱,还有藏起来的其它一些东西,他就有机会转败为胜。

狄飞云走向街角的快餐店,要了一份炒粉和纯净水,找到一个既能看到门又能看到外面街道的位置坐下来。二十分钟后狄飞云走出餐馆,右手拿着他的运动包,棕色的飞行员皮夹敞开,以便他能快速抽出肩下皮套里的枪。

狄飞云想不起有哪一次他走路时不是四处扫视,有哪一天不借助行人来观察他的身后是否有人跟踪。他的生活一团糟,在无数背叛、出卖、谋杀中狄飞云学会很多,自己的清白无辜并不能使躲躲藏藏的日子更容易忍受。

狄飞云来到他的车旁,左右看了看,一切平静。他把车开到住所,驶过短短的车道,停在车库门口。他从运动包里掏出电子门遥控器,对门一按,门无声地打开。他关掉车前灯,开进去,按动电钮关上门。虽然狄飞云怀疑是否真有人在房间里等他,不过这纯属浪费时间,因为他们完全可以在门口就对他开枪,但他还是采取了惯常的预防措施。

过了五分钟没有动静,狄飞云才走进主屋,检查通往街道的前门,然后把垂挂的窗帘拉严。他稍稍放松,把枪放在咖啡桌上,打开一台电脑,两条加密信息躺在信箱中。没多久,屋里传出被处理过的声音信息。第一个消息关于万智仁,他的一个匿名银行账号仍然有大笔现金进入,狄飞云知道万家近期会有出货安排。

当第二条信息提到水筝和万垶时,他正靠在椅子上放松自己。狄飞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很快站起来,走过房间收集起一些日常用品,并把它们塞进运动包里。

自从水筝回来的那一刻起,万智仁一定把她列为可疑人士,并且当作一条能够找到狄飞云的线索。这还不算,关键是奚震修,他和警界有很深渊源,也会动用人脉利用警察的监视系统观察一切。这些狄飞云都有所预料,但他还是太天真,以为这些人了解到水筝什么都不知道时,就不会再骚扰她,事情显然不是那么进行的。

狄飞云开车来到一处停车场,将车停到一个空位。他查看一番,确定没有摄像头,然后走到角落一个落满灰尘的轿车旁边,从运动袋里拿出一把螺丝起子,花了五分钟时间折下牌照,换上一副他特别为这种意外情况而准备的牌照,然后将轿车的牌照放到运动袋中。

狄飞云小心穿过背街小巷,来到大街。出于安全的考虑,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尽管备用车离这儿只有五分钟路程,但这种时候,坐车比走路安全且保险。

狄飞云来到备用车的停车场,这里离火车站非常近,又位于一座繁华的商场地下层。在这座高层建筑工作的大多数人,外出旅行时都会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没人会奇怪一辆按月付车位费的汽车在车库里一停好几个星期。这是狄飞云回来后启用的第三个车辆备用点,没有任何文字材料会显示他与这个车位有关。

狄飞云在沦为逃犯后很快弄到的伪造证件,有效帮助他躲过追踪。只要没人知道他在何处,他就能躲藏很长一段时间。

他又花了五分钟时间,将刚刚偷来的车牌换到车上,再将原属于这辆车的车牌放到脚垫下。狄飞云迅速扫视一眼整个停车点,倾听车外的声响,这样比单靠有时会失灵的直觉好。

狄飞云最终确信他在做一切时,没有人走近这个角落。他发动引擎挂上档,慢慢驶向灯光明亮的出口,从停车场各点开向出口的车汇集起来。狄飞云敏捷地操纵车子插入队伍,排在一辆尼桑后,前面的车里正放着节奏强烈的音乐。他的神经绷得紧紧的,本想改变路线,但现在来不及了。好在从排队付钱到开出闸口一切顺利。关上车窗,隔离可怕的噪音,狄飞云驶上通往高速公路的快车道。

空气闷极了,狄飞云甚至吸不到足够的氧气。即使全神贯注看着挡风玻璃外的路面,也没办法不让自己回想刚刚听到的消息。

从表面看,无论军方还是警方都会相信水筝杀害万垶是正当防卫。然而,狄飞云打赌万奚两人不这么认为,他们一定认为水筝知道很多狄飞云的事情,所以万垶不惜杀了心理医生逼问水筝。现在万垶丢了性命,万智仁更是不会善罢甘休。

虽然加密信息里没提水筝的情况,但狄飞云料到水筝在正当防卫的过程中一定吃了苦。他了解万垶,这个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无论对方是年逾八旬的老头儿,还是五岁的孩子,对于殴打、折磨,万垶眼皮子都不会眨一眨。

狄飞云竭力抵制住自己开车找水筝的冲动。这是他现在真正想做的,紧紧抱住她,沉溺于她美妙柔软的身体,回到那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水筝来到他身边,唇上带着微笑,眼睛含着渴望。然而,他们虽然就在同一个城市,狄飞云却觉得和她距离好像有成百上千的光年。

狄飞云平稳地开着车,车速保持在限速上下。城市仍然繁忙嘈杂,白天慢慢过去,黄昏渐渐来临,天空越来越暗。

这是他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天,因为他需要集中自己全部的毅力,去做必须做的事。狄飞云不能细想水筝在万垶手下的遭遇,细想她的恐惧,会影响他的正确判断,这对仍然处于危境中的两人没有任何好处。

两个小时后,狄飞云沿着和平路朝城市南郊驶去,穿过广安路、福星大厦,再向东绕过泰宁路来到滨河路。道路骤然变窄,出现岔口后狄飞云向右转,到达一处后院,木牌告示禁止非员工入内。狄飞云不理警告,放慢速度,开进院子停在一处空地。

他的双手平放在驾驶盘上,两侧车窗外,一边一个出现两个男人,既不高兴也不惊讶。狄飞云毫不怀疑他们手里正捏着一把枪,随时准备掏出来干掉他。

站在驾驶室这边的人做了个手势让他垂下车窗,示意他说话。

「我想见雷哥。」

「你没有预约。」

「我太忙,没时间打电话。」狄飞云迎向那人冷漠的眼睛,说道:「告诉他狄飞云来了。」

那人没有把握着枪的手松开,但他后退一步,使用耳朵上的蓝牙说了几句话。他听不到答复,但那人确实将手从腰间抽出来,说道:「进屋吧!」

狄飞云简短地点头,熄了火,从车里跳出来。

狄飞云穿过院子向小楼走去,脑子里思索着一会儿与雷哥交谈的方法。任何交谈都要付出代价,而这些消息也可能没有用。而且,就算雷哥有狄飞云需要的消息,他也不一定会卖。

复杂的忠诚,买卖的价格,各种不能确定的因素,这一切都需要用沉着、时间和现金来获得。狄飞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现在暂时安全,雷哥从来不会收回他已提供的服务。狄飞云现在在敌人眼皮子底下,这一点很重要。

狄飞云走进屋子,在门厅里站定,等着雷哥和他会合。

雷哥是一个中等高度、中等身材、中等年龄的男人。无论是在商业中心的办公室还是小街小巷的发廊排挡,总是一丝不苟的打扮。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身上的衬衣显然也是刚开封。雷哥要么是为着和狄飞云无关的原因准备出门,要么就是他刚拐进滨河路时就得到消息。

「我估摸着你也该露面了,」雷哥指指大厅里的沙发,说道:「我一直希望你还记得,你在这儿有朋友。是什么让你耽搁那么久?」

「你这儿太贵,不能早来。」他们没有握手问好,狄飞云也不打算计较雷哥的失礼。

雷哥满眼笑意,把手插进口袋里,「听说万司令对你大为恼怒,我敢说你买得起任何东西。」

狄飞云对此不置一词,说道:「我需要找一个人,查一下这人现在的作息。」

狄飞云还想从雷哥那儿了解很多事,但他这会儿太疲倦,已无法集中更多的注意力。雷哥说了个价钱,是狄飞云预计的两倍。这让他更是担心,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糟。雷哥说不定已经知道水筝受袭、万垶死翘翘的消息。

雷哥等了等,发现狄飞云不再继续提要求,扬起眉头问道:「就这些?」

狄飞云对雷哥的手段还是有些信心,但仍然谨慎设定了三天期限。超过这个时间,狄飞云会自己接管,而雷哥也不用在道上继续混了。

狄飞云说道:「先这样吧,目前一切事情都在控制之下。除此以外,在我认为必要之前,不想把任何人牵扯进来。」

雷哥笑起来,「这话说晚了吧,现在牵扯的人还少么?」

「可只有我的意图是把那个人除去。」狄飞云知道雷哥明白,他们谈论的是万智仁。他快速说道:「大不了我和他一起同归于尽,这看来也像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唯一一条路。」

从雷哥那里离开,狄飞云再次上路,接下来需要做的是好好休息。狄飞云复仇的计划现在开始实施,他只希望已经准备好了。

[未完待续]
Other chapter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3)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4-5)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6-7)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8-9)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0-11)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2-13)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4-15)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6-17)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8-19)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20-21)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Similar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情系家族之与姑妈同行》作者:不详
《情系家族之阴谋的覆灭》作者:不详
《情系家族之极品小阿姨》作者:悠悠我心
极度兽欲之靶标:超级尤物倩倩 第二季 对不忠的报复之三
禁书《少女之心》的前世今生
顽女擒夫(相公好难追之三)(1-5) 元媛
风情谱之三姨太(上) 小柔柔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24-25完结)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22-23)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8-19)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6-17)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4-15)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2-13)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0-11)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8-9)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6-7)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4-5)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1-3)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禁忌关系之三邻居和我(13-17全文完) 流金岁月
禁忌关系之三邻居和我(10-12) 流金岁月
Recommend Novels
Title & Chapter Author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22-23)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囚禁系列之三 训练(24-25完结) 流金岁月(《连城诀》改)
[颖异的大冲](14) 喜新验旧....
[颖异的大冲](15) 良师奕友
[颖异的大冲](17) 冲慢充曼。。。
代价(又名 淫欲的代价)(1-3 完) morpheus21
我的妹妹怎么会这么变态(19-20) U酱
母子婚配合法化的世界——美妈给我生三胎!(4) 裤裆雷藏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17-19) 闻啼鸟
家与爱(14) 天慕容